苏州河。



  倘使世界上曾有一位惊才绝艳的少年英雄,那一定是刘昊然这个样子,他不是满面雕琢的那种好看,是篮球场上跳起来抢篮板的师哥,穿着球衣球鞋,抬手擦一把汗,把头发撩起来,露出一张英挺俊秀的脸,笑起来有点傻气,虎牙两颗,很腼腆的样子。再往前推几百年他就是门派里的大师兄,令狐冲那挂的傻小子,重情重义为朋友两肋插刀,有的是暗中仰慕的师妹和大把朋友,少年侠客的声名传遍一整片江湖。

  多好呀,喜欢刘昊然并不是喜欢一个明星,反而好像是喜欢了一个梦想,他太真实了,没有路线也没有人设,只是一个一开始喜欢在微博分享神奇机器人视频的小男孩,所以我爱他。他把和朋友拍的合照也发上去,不会修图,只会真心实意挥着手说下...

翻车的事情没有办法,前两次尝试补档,直接被乐乎封号(我觉得也不是很黄)那可能是被针对了,总之这件事不好办,补完就翻,链接也不管用,而且会直接封号,可能是我搞的cp家里都安了信号屏蔽器吧,拒绝偷窥,那没办法。要是实在想看我可以找个时间微博长文补一下,我们瞒天过海暗通款曲珠胎暗结一刚。
还有就是这两天搞的修仙纯属乱写一通用来自爽的,我从来没有写过起点文,努力把整个感觉弄糙一点,但还是有的地方文绉绉的很奇怪,不是很起点!那反正大家随便看看,不爱看也无所谓,目前是打算写成一百集电视连续剧,要是哪天我爽够了可能提前完结,看情况。
约稿当然欢迎,详情见置顶,但是不要说我打算参加个作文竞赛你替我写写吧,违法乱纪...

悬剑.6

  

  黄少天浑然不知他在想些什么,三年未见他憋了一肚子的话,讲交了不少朋友师兄师弟都很和气,又说和他同时入门有个号称绕岸垂杨的金丹散修真讨厌,老是和许师叔过不去。喻文州倒也耐心,倚在石床上听他说了一会儿,面上始终有温存笑意,他看上去仍然非常清瘦,只是不像原先那样形销骨立,仿佛一只风中白鸟,宽袍大袖一荡就要连同他一起卷走了,黄少天想到这儿顿了一下,明白就算自己已经非常努力,但如今的修为还是不够为喻文州弥补神魂,不过这种胎里带下来的不足之症并不能急于一时,日后有时间慢慢疗愈还是有机会的。

  就算身负顽疾,喻文州仍然威压深重,这是八阶化形妖修与生俱来的力量,就算他已经着意收敛,但行止间仍然...

悬剑.5


  被梁易春这么一捉箭袖的绑带就散开了,喻文州的尾巴还绕在黄少天手腕上,梁易春头一次见巴掌大小的狐狸,忍不住问了一句这是什么?

  问话同时一道属于元婴期修士的神识扫过,喻文州心里一阵古怪,不过虽然他多年来孑然一身,倒没有什么孤僻脾气,也知道仙门师长关心弟子是好事,索性压制了修为由得梁易春探察。黄少天一时也没料到会被师父发觉,好在他生性机变,也知道喻文州的身份不能让人发现,照旧还是搪塞说是水云狐,和我的水灵根契合从小养来玩的。

  梁易春哦了一声,他面相端正温和,像是脾气不错的样子,大抵和修了一套春风化雨的功法有关,也知道之前一番探察恐怕吓到这个小徒弟,劈手打出两道灵光丢进黄少天怀里,...

悬剑.4


  那武陵门为首一人也不见使出多大力气,掌风一拂之下山门前两块玉碑已然趴伏下去,又像胶质一样迅速交缠一处,匀出一面光滑坚硬的太极阴阳鱼形制玉台,原来这玉台也是武陵门的一件中品灵器,只要人站上去,灵根几何就一目了然,平常亦可作拱卫山门之用,同护山大阵一并保护宗门,方才那个赶着出风头的金丹散修就是被它击落,中品灵器威压甚重,想必已是凶多吉少了,不过一介散修倒也不怕有什么师门姻亲上赶着同这一方仙道巨擘的三品宗门来找不痛快,总归是他有错在先,也没有人会多说什么。

  队伍漫长,黄少天小豆丁似的一个并不显眼,喻文州心安理得窝在他袖子里收敛气息,一边却把神识外放,算是实时跟进遴选,那太极阴阳鱼玉台时...

悬剑.3

冇违规内容,又屏了,再来一次就真的随缘8。

石墨

微博长文

悬剑.2



  说是下山参加遴选,但拜进仙门委实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此方地界不过是九千大世界的下三千世界,灵气较前两个等级的大世界都要更为稀薄,俗话说水浅王八多遍地是大哥,仙道传承式微,小门小户的末流修仙门派反而到处都是,但武陵门这样的三品宗门在下三千大世界的溪行大世界里已经是排的上号的顶级修真大派,出窍期强者坐镇,等闲也是惹不得的。

  有这么一个背景放在这儿,就知道为什么城里这两天人头攒动,全是要往武陵门去碰碰运气,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出去转转长长见识就面临着一个问题,因为就算是末流修真小门派,也是不收凡人的。

  喻文州反倒不怎么担心,先前他出手试过这小孩儿是一粗一细双灵根,粗的是水灵根,细的是金...

悬剑.1


  黄少天跑了!

  扔下十七只抱蛋的老母鸡,还有一个豁茬子的破碗,东家还有一只公鸡没了,鸡毛挤挤挨挨黏在山上一块石头上,鸡血分布不太均匀,像是舌头舔过,手法极其血腥,显然已经遇害,比他的十七个老婆都早死一步。蓝颜薄命,东家触景伤情又气又急——其实黄少天没了倒不是什么大事,一个养鸡的小孩儿死了或者活着对其他人来讲都没太大分别。问题是一时间找不到一天只要三张玉米面饼子两碗稀饭就肯看住鸡的人,何况那只公鸡还值半吊钱。

  黄少天虽然只会养鸡但是心理戏不少,杀鸡逃逸之后自我感觉正在亡命天涯,非常惶急,时不时要回头望一眼,实际上他完全低估了自己无关紧要的程度,根本没人追来,不过孤儿可爱的地方大...

月亮。



    晚上九十点钟,解雨臣跟胖子还在楼下院子里瞎划拳,吴邪也跟着喝了两杯,可惜花架子到老也是花架子,这么多年他酒量还是这么回事,两杯下肚就顶不住了,加上几个人烤东西吃,蒜味冲天,牙花子一嘬都老大的味儿,虽然说上山下地什么脏的臭的没见过,但老吴本质穷讲究,坐一会儿觉得实在不能行,换一套睡衣率先撤退上楼刷牙。

    杯子是个白底蓝边的搪瓷缸,大队书记标配款,拖鞋也很舒服,半新不旧,是常年给他备着的一套,一年到头在解雨臣这儿住不了几天,每次来还都不是躲债就是借钱,但发小情深义重,客房一年四季都有阿姨打扫,晚上进来倒杯水,杯子还是干...

Pinky Pinky

  临别喝了一点酒,楚云秀两条长腿从台阶上伸下来,易拉罐投进垃圾桶,脆脆一阵响,她挑起鬓角一绺头发斜眼望过去,知道里头早被扔满了啤酒罐子。苏沐橙就坐在一边托腮对着她笑,一副喝多了酒憨憨傻傻的样子,嘴唇也有点异样的滑腻湿润,被酒精麻痹了,不适宜再聊多些什么,蛮劲倒还只多不少,用了狠力气把她往墙上摁。

  楚云秀眼睛垂下来,看见苏沐橙长裙撩起来打了个结,女土匪似的抬起一条膝盖抵住她,脚踝和小腿都很纤细,因为高跟鞋或者其他的缘故绷紧了,青筋浮上来,在苍白的皮肤上像一脉刺青。外强中干,楚云秀想着,面孔也是,像一株渴水的天竺葵,不能否认她非常美,任何时刻,这种时候也没有减损,甚至因为迫切而生出一种咄咄...

1 | 15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