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扯淡


    唉我好菜啊,之前写起来一套一套的,对着女朋友一句话都不会说。写情书会不会很矫情啊,修饰语太多了还看得出真心吗,可是修辞被弃置情节被抛舍我还能给她写什么?山川大河五湖四海日月星辰与爱何干,铺陈开也是薄脆的空壳,但我的喜欢是一团果冻,我要怎么说?我像喜欢吃火锅一样喜欢你,你像百事可乐一样独一无二,但是哪个女孩子会想要像火锅啊!不解风情又没情调,像初中没毕业的半大小子。

    谈不上纸笔存身,庶子无知,长久下来也模模糊糊知道自己算得上口齿清楚,写出来至少明白坦荡,读起来也不讨人嫌,偏偏有天雷坠火一场劫难,把人劈成劫灰一道,劈...

说个事,二刷的本子全部发货了,已经有人收到,反应有一篇文章重复了(但是标题不一样),应该是排版失误,希望大家可以谅解,mua。

(其实就是重复了一篇,拿个裁纸刀裁下来叠小飞机也行吧,就是印厂小哥吓死了,八百里加急发信息让我说一声,嗯嗯,我还是希望你们喜欢封面,封面真的很好看!)

💥⚡💨💦


🍒🍒🍒🍒🍒🍒🍒🍒🍒🍒🍒🍒
🍋🍋🍋🍋🍋🍋🍋🍋
🍦🍦🍦🍦🍦
🍉🍉🍉🍉🍉🍉🍉🍉🍉
🍍🍍🍍🍍🍍🍍🍍🍍🍍🍍🍍
🍇🍇🍇
🍺🍺🍺🍺🍺🍺🍺
🍅🍅🍅🍅🍅
🍌🍌🍌🍌🍌🍌🍌🍌🍌
🍈🍈🍈🍈
🍻🍻🍻🍻🍻
🍊🍊🍊🍊🍊🍊🍊

习惯失恋.1



◎林乐/乐平乐
◎先说好,非常我流,不是常规恋爱故事。

    夏休期非常闲,这很难得,印象里上一次这么晾着肚皮吹空调还是出道之前,西瓜剖开八瓣儿,四仰八叉,一人吃俩。后来进了战队就少有时间这么造了,百花给了他需要的所有东西,相应的剥夺了一些,比如永远旺盛的精力,还有大把的空闲时间。

    其实张佳乐没必要做那么多事,孙哲平在的时候不谈,孙哲平走了他完全可以撒手让百花跟着孙哲平一起倒,但是这种感情当过队长的人都懂,战队和个人息息相关,没那么容易撒开手不管事儿,嘉世都成那样了叶修不是也没撒手吗。有这么一根弦吊着,到真的撒手剥出来...

粼粼。



    紫红色烟盒子在太阳底下绸面儿一样的反光,叶修拎着纸壳抖了一支烟出来,小手指瘦长,经络浅浅浮出来,塑料打火机上还印着汾酒广告,边缘的涂料被指甲刮下一片,可不成了开发区的一道毛坯墙,紫南京的盒子又在行李箱里打过滚,从牛仔裤口袋里受难出来之后窝囊得就像只乡下厚底老棉鞋,这时候叶修那只瘦长的手就格外跟它格格不入了,打火机的火星被拢在手心里一闪,简直有种无机质的不近人情。

    热啊,二十三四度,才开春的天,满天满地飘着柳毛子,黄匝匝的梧桐果跟黄河水一样满地乱滚,和凹地里的下水道沆瀣一气,泡得死尸似的发臭,一团一团结成硬块,像他...

眼巴巴。

二刷的新封面做出来啦,Lof太缩画质,实物应该比图好看。

带一个购买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67471549936

江河行地。



◎小行星解禁来混一更,写得不行,多担待。

    1936年开春的时候王杰希进了北平,那会儿局势还没那么紧张,只是已隐隐有些国将不国的影子。王杰希是回家养伤,他十九岁军校出来就投了国军,兢兢业业卖了四年命,如今也不过只二十有三,兵器不长眼,他运气倒是好,子弹穿胸过却并未伤到肺腑。从军时候没什么休息,这会儿伤了留在南京也做不了什么,上头索性批他领了个闲职回家,在北平休养个一年半载,也打理一下那边的工作。

    年轻人体格强健,但颠簸数日进城到底还是有点面如菜色。他也不急回家,先上宝兰斋拎了两盒山楂糕,又想到老太爷上...

AROMA二刷预售

预售时间4.14-5.10

封面重新设计了,但是因为时间问题宣图上还是原来的封面,大家不要介意,篇幅也会略有变动,定价不变。

预售4.14也就是星期六晚上八点钟开始,按惯例前二十送香水小样。

我太懒了,不想发宣图了,大家意会一下就行~

这是预售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67471549936

堆一下乱七八糟的随手一摸。


1.
孙翔脖子根上全是汗,下雨似的顺着T恤在背上滚出一片交错驳杂的纹路,短袖衫料子又细又软,一朵云似的轻,跟他脾气不合,这时候看起来实在也是太碍事了点,叶修戴着副细框眼镜人模狗样的摸摸搜搜,最后得出结论,索性就挑着衣角把他腰腹一片好皮肉剥出来,腹肌不多不少,整整六块。
孙翔本来平躺着,手肘横着挡住眼睛,这会儿突然挑着眼角的一片潮红笑了,表情说不上来的邪性:“怎么样?”他问。
什么怎么样。叶修不紧不慢,简直说得上明知故问。“我怎么样?”孙翔也不知道拐弯,嘴角往上一撇,问题直挺挺抛出去,简直没法下口回答。
叶修从他眼睛里望进去,男孩儿瞳仁漆黑,像水银池子里养着两颗冥顽不灵的石头,锋芒过盛了。他没避没让...

1 | 14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