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庙药刘卢】论一只朱雀如何正确表白



*别哥生日快乐!



    卢瀚文是个猪精。

    字面意思,就是猪成的精。

    因为建国之后成精是违法的,所以卢瀚文在妖界是个黑户,换句话说,就是一个没有合法成精证的猪精。

    这可真是很麻烦,虽然他的监护人都是非常厉害的大妖怪,包括一再强调自己是白泽后代但是怎么看都是柯基的黄少天,还有声称是一方龙王但是和大锦鲤长得差不多的的喻文州。

   你看看,天界现在真是腐败,托关系办证的太多,导致一只上古神兽和一个龙王都没法搞到一张合法成精证,好在天庭计划生育办的人都很懂道理,因此也没有人来特地阻止他们养着卢瀚文。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呗!计划生育办的玄武后人大海龟路过蓝雨门前缩了缩头,好像又想起了当初被黄少天扒裤子,不是,抢走了壳的惨剧。

    卢瀚文这个小猪仔于是平平安安长到了化形,但是没有合法成精证,意味着他不能上妖怪的小学,因而小猪仔直到六十岁还被黄少天用本体刨土的时候埋在了烂泥里,最后还是喻文州拔萝卜一样把他救了出来。

    卢瀚文扑腾着小短腿非常委屈,他用猪尾巴挠了挠黄少天的鼻子,以大闹天宫的架势非要去上妖怪的小学。

  “别的猪都可以上小学!高英杰都已经会飞了!”卢瀚文蹬腿。

    喻文州冷静回答“因为高英杰是鸟。”

    黄少天跟着帮腔“就是,而且微草自己就是合法成精办的,他们要办证肯定很容易啊”

    卢瀚文沉默了,他觉得他的人生非常灰败,微草和蓝雨这么死对头,看来自己是没法脱离黑户身份了,没有证就不能上小学,不能上小学就不会飞,不光不会飞还要被黄少推着滚来滚去!

    小猪仔慢慢耷拉下了粉红色的猪耳朵,蹲在地上变成了一朵胖胖的蘑菇。

    喻文州瞥了黄少天一眼,黄少天一时语塞。

    其实微草会变成蓝雨的死对头,主要是因为很多年以前黄少天和微草的王杰希打架,把人家凤凰屁股上最漂亮的一根毛给揪了下来。

    凤凰毛也是能随便揪的吗!还有没有王法了!失去了毛还怎么求偶?黄少天是不是存心想让他打光棍!

    失去了毛的王杰希此后果然相亲失败,又带着一窝小孩子,单亲爸爸的名头就传开了。

    啊,前尘往事,深仇大恨。

    喻文州又瞥了黄少天一眼,黄少天立刻蹦起来:“这不能怪我啊!谁让微草是一窝子鸟嘛!狗喜欢跟着鸟跑就是本能,而且我觉得王杰希相亲失败跟那根毛根本没关系,人家肯定是瞧不上他大小眼。”

    喻文州沉默了,因为他觉得很有道理。

    但是卢瀚文的证不能不解决,于是第二天黄少天只能人模狗样的揣着小猪仔去了微草,人模狗样是他自己的形容,他觉得这个词可以说是非常妙了,既能体现人又能体现狗,还能体现他很英俊!

    一个十二万分褒义的褒义词。

    人模狗样十分英俊的黄少天大摇大摆走进了微草大门,没有看见王杰希,反而是一个没有见过的年轻人坐在那儿,他抬头看了一眼黄少天,然后迅速被黄少天口袋里的猪仔吸引了注意。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圆的妖!

    黄少天倒也不在意王杰希不在,迅速表述了一下他们是来办合法成精证的,又问办有又什么要求,刘小别盯着小猪仔望了一会儿,心不在焉的随口接了一句“你把那只小猪给我吧。”

    卢瀚文竖竖耳朵,迅速抛弃黄少天扑进了好看哥哥的怀抱,这个哥哥真的是很好!闻起来有股香香的鸟仔味儿!卢瀚文想着,用脑袋拱了拱刘小别的手心。

    刘小别脸一红,扑腾一下变成了一只小红鸟,小红鸟蹦了两下,试图严肃的说几句话,一开口全是叽叽啾啾,卢瀚文睁着小黑豆眼睛瞧了瞧他,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一只湿哒哒的小红鸟。

    黄少天想把他拎起来瞧瞧,谁知这湿哒哒的小毛球突然豹怒,并且吐了一小团火,烧掉了人模狗样英俊潇洒黄少天的一撮头发。

    他怀疑这鸟是王杰希亲生的,黄少天揪王杰希毛这鸟就吐火烧他头发,真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十分卑鄙无耻了!

    好在王杰希很快从里面走出来拎着小红鸟分开了剑拔弩张的一人一鸟,并且公事公办的问黄少天要办证需要的材料,黄少天当然没带材料,王杰希刚准备关门送客,肩膀上的小红鸟忽然叽叽啾啾叫了两声。

    王杰希听见之后神色古怪的望了一眼地上的小猪仔,露出了一个让黄少天毛骨悚然的和蔼笑容。

  “好吧,证我给你办,但是这个小…”

   黄少天很快接上“卢瀚文”

   王杰希咳了一声自然的继续往下说“卢瀚文,他的小学,要送到微草来上。”

    虽然不知道这个老鸟有什么阴谋诡计,但是蓝雨的确没有小学,送到微草也比较合理,于是黄少天点了点头。

    王杰希又露出了那种让他毛骨悚然的和蔼笑容,他望了望小红鸟和猪仔,斟酌着试图委婉的表达一下童养媳的意思,刘小别已经蹦下去变成了人形。

    王杰希告诉他喜欢一个人就问他愿不愿意替自己生蛋,但是刘小别觉得自己不是那么随便的鸟,这种话怎么能随便说呢!但是再不表白卢瀚文就要跟着黄少天走了,刘小别使劲呼了口气,因为太紧张,扑腾一下又变回了小红鸟。

    小红鸟蹲在猪仔脑袋上低下头轻轻啄了啄小扇子一样的猪耳朵,终于鼓足勇气开口。

  “你愿意替我孵,孵蛋吗?”本来就红通通的朱雀红着脸说。






评论(49)
热度(1604)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