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性转。



     王杰希穿繁密的水绿长裙,用金线细细描了花的,高跟鞋子将脚踝和裙摆包裹的小腿绷成笔挺的一痕刀刃,是色相动人,也是色字头上青丝松松一挽,将落未落的一把夺命刀。

    她人长得高挑,转头时拨开垂堕如丝萝的额发,露出一张明丽面孔,鲜润如一幅绿叶托出的蜀葵,盈盈一点红在唇锋,眼睫沉沉垂着——这是她学会的法子,籍此将眼底寒芒掩住,还做出一副媚眼如丝的神女做派。

    公馆门前长长一段石阶,惯例还是她臂间挽织锦的手包先行,公馆的主人,那位沈先生落后一步,正瞧见她提包的珍珠搭扣伶仃仃悬在腕子上,裙摆散开如鱼尾,抬步时露出一截颜色清白的小腿,皮肉如绣面上绷着的丝绸,像是下一刻就要有锦鲤从那游出来。

    一路这么想着,到真望见时倒晃了神,娓娓一痕青碧的枝形花纹被裙摆掩着若隐若现,他到底不是没见识的人,也知道这纹的是一段栖凤凰的梧桐枝。只是水绿长裙碧色太浓,一时几乎要疑心那刺青是裙摆上流下去的。

    王杰希皱眉用帕子擦了枪口从从容容拎包往外走,高跟鞋底尖锐如刀,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笃定如一曲十面埋伏,王杰希当然知道那男人为何不反抗。

    色迷心窍,她嗤笑。


评论(58)
热度(1303)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