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



    刘小别是微草门百年来不世出的一个奇才,身法飘飖如风中絮,乃是一部唤作轻云蔽月的上佳心法,但其实要说得也并无什么不寻常处,无非只快这一个字。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而他刘小别就是云中箭,天生为了割破光阴。

    时间对他来说是静止的,他活在自己割开的夹缝里,越来越像风刀霜刃里淬出来至寒至坚的一粒星,悬在天际是桀骜不驯,落进眉心就是猩红朱砂,他喜洁,杀人也从来是兵不血刃,只眉心一线红,眼瞳映着剑客踏水而来的惊鸿影,太快了,甫一至面门就已毙命。

    王杰希是不喜他杀伐过重的,时时提点藏锋守拙,毕竟刘小别活得过于削薄,不像一个人,更像是一把出鞘的凶刃,欲望与索求被无限压制,只剩下对武学的追求。自己不会有心魔,刘小别曾经这么觉得。

    他没想到心魔比他更快。

    是最龌龊不堪的一类,像投入冰川的沸石,瞬息之间从他经脉末端爆裂,从来是一副最吃得苦的身子,数九寒天也睡的是薄被和木板床,活得像个最自律的苦行僧,一旦坠入情欲就该是天翻地覆山海将倾。

    可凶剑热化了也还是滚烫铁水,仍然具有一击毙命的能力,手指尖儿被磨折的细细发着抖,浑身经脉骨肉丢进黄铜大鼎煮成一捧沸腾的雪,眼角眉梢还带霜,是九天而至的谪仙人,一副炼不化的铁石心肠,韧如刀枪不入的天蚕丝。

    只有把他敲碎了,剥下外头一层壳子把心肠都捧出秤上一秤,看看这人是不是也有几两真心,看看他的里子能浪荡到什么程度,那缠住指头的肉,到底是冷的还是热的。


评论(24)
热度(825)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