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文清/ 乌木沉香。



    乌木沉香初闻很难定义为香水,更像是檀木手串或香炉的味道,略微有一点刺,很厚重的感觉,也可以说是不苟言笑的味道吧。

    我觉得这支香很难驾驭,或者说太过强势,很容易压过人本身的气质,使人反而沦为附庸,东方调繁复奢华,却又沉郁如雨后树林和鞋底下厚厚的树叶与泥土。

    落拓又高贵,合衬天桥与浪荡子,也像是油画中拿破仑衣袖逸散出来时隔数百年的威压,乌木或沉香精油的价格是同等质量黄金的1.5倍,本身自带一种手握权柄的昂贵,与精致荏弱绝缘,充斥着男性荷尔蒙。

    霸道与性感共存,干燥炙热且难以拒绝的雄性气息,具象化就是肌肉线条流畅紧实的背脊,胸腹间的肌肉与呼吸间低落的汗水,剑眉深浓。而杜松子和烟叶雾化后与零陵香交融的辛辣与不耐,应当归于紧皱的眉头。

    总的来这支香讲是典型东方调的繁密馥郁,又觉得大气沉稳,七情六欲交缠的造化神,看似端肃无情,总还是温柔的。




评论(29)
热度(882)
  1. 山若玉簪江为带执笔行凶 转载了此文字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