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庙药】一个有阴阳眼的王杰希2





    奶孩子听上去是比较温馨可爱的一件事,但是放在王杰希这儿可能就是非常规套路可以概括的,别的孩子白白嫩嫩,他这儿的七窍流血浑身发青,就算王杰希承受能力强,也会觉得比较惊险刺激。


    不过也有个好处,这小鬼凶得很,王杰希不大明白他们鬼怎么分级,但是隐隐约约还是晓得怨气重的大部分都是恶鬼,怨气又以婴儿为首,有这么个小鬼蹲着暂时也没有别的妖魔鬼怪敢折腾。


    其实小鬼还是蛮可爱的啦,就是如果啃棒棒糖的时候能不要一不小心咔吧咔吧把自己的手也啃了就好了。


    但是其实这都是形式上的内容,鬼没有实体,反正啃了手呆会还会长出来,主要是视觉效果比较刺激。


    好在王杰希千锤百炼心十分之大,小鬼咔吧咔吧啃着棒棒糖用平板电脑打连连看,王杰希咔吧咔吧嚼着玉米片看三俗电视剧。


    他本来不怎么爱吃零食,但是小鬼来了之后就感觉不嚼点什么不太和谐一样。偶尔也会带着小鬼上街遛弯,怨灵怕太阳,王杰希只好替她打着黑胶晴雨伞,还给她买钦定的草莓味儿冰淇淋。


    当然了,别人看不见小鬼,视觉效果就是一个一米八的大男人娘娘的打着伞,手里还举着粉红色的冰淇淋。


    ……真是尽职尽责的中国好奶爸,王杰希在心里安慰自己。


    有一天晚上给小鬼念白雪公主的时候,王杰希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滴在自己手指上,小鬼低着头哭,王杰希不以为意抽了张纸打算给她擦一擦,却发现这次小鬼流下的不是血泪,而是正常的眼泪。


    她脸上的血迹也都消失了,除去肤色有些苍白,看上去几乎是个正常的小孩子。王杰希知道这是自己补上了她被亏欠的东西,怨气散去,小鬼也快要走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丢下书给她放了集不会伤心的熊出没动画片,直到小鬼像往常一样咔吧咔吧啃了手指才稍微感觉不舍的感觉淡了一点儿。


    王杰希摸了摸小鬼的头发,心想你走之前肯定要拳打喻文州脚踢黄少天拿一个冠军给你送行的。


    黄少天和喻文州一起打了个喷嚏。


    黄少天回过神之后想了一下自己本来打算干嘛,然后扯了扯喻文州的袖子。


  “队长你过来,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喻文州心想难道黄少天要给他看个大宝贝,这么多年的直男队友终于还是要走到这一步,难道这就是命吗!喻文州痛心疾首。更别提黄少天还叭的关了灯,不容拒绝的把他拉进被窝里,然后变回了原形。


    嗯?变回了原形?


    黄少天当年号称三界第一直男,口味居然这么重的吗,大锦鲤喻文州紧张不安的甩了甩尾巴,把柴犬的毛沾得一片湿哒哒。


    然后柴犬用爪子摸了摸裤兜,好像在找什么东西。喻文州定睛一看,原来是夜光手表。


    噢…等等,居然是夜光手表???


    原来给你看个好东西还真的是看了个好东西啊,但为什么偏偏还是夜光手表,这是你们直男的通用梗吗?


    黄少天眼睛亮闪闪:“是不是很神奇?我在妖界只见过冯主席的头会发这种光!”


    冯宪君是一只水母。


    水母脑袋会发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冯宪君的人形也是秃的,可能是为了方便发光吧。


    喻文州已经麻木了,电光石火间他脑子里突然闪过一句话:“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每制作一只夜光手表,就会有一个主席失去他的脑袋。”








评论(85)
热度(1305)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