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写周泽楷的情书,我不会写,但老舍说这世上真话本就不多,一位女子的脸红胜过一大段对白。
  周泽楷什么都不做,只要露出半张侧脸台下就肯尖叫至声嘶,再腼腆抿唇一笑,岂不已经是洋洋万言了。
  何况字如其人,铺展开白纸,铁画银钩一笔字凌厉如匕首刀尖,也是无硝烟的枪口,他写下一个名字。
  我喜欢你,周泽楷想了想,又落笔在另外一行。
  枪王什么时候都是一击必杀的。

  少女是清水,投入周泽楷会引起沸腾。

评论(45)
热度(1383)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