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 蝴蝶夫人。



    给喻文州写了第三支香,蝴蝶夫人,是一支女香。

    写到这一支当然不是试图把喻文州女性化,实质上蝴蝶夫人本身基底深沉,以甜腻掩饰尖锐的侵略性,调香初衷是为了纪念Claude Farrère小说中的女主人公蝴蝶夫人,相应的,用在喻文州身上应当是舞女眼角盈盈的金粉与提刀的亡命徒。

    细格纹西装外套,白手帕掖在胸前口袋里露出一角,那上头就该隐隐残留着这样的味道。熟红糜烂的蜜桃与五月玫瑰交织,是拂拭过丰润唇角的嫣红口脂,也蹭过杯壁酒痕,更多时候用来擦拭枪口,一边刘海别在耳后,手中可堪把玩金质匕首,柄上嵌碧绿宝石,荧荧如孔雀尾羽。

    橡木苔沉郁如苦艾酒陈酿,而玫瑰热辣,正可比拟红裙的弗拉明戈。尾调檀香发苦,沉沉坠下来,是看似含笑却戾气横生的眼尾。

    香根草仍然清爽柔和,温文尚存三分。到底是阔绰人家的少爷,做的是杀人放火的勾当,气度还是端正齐整的。

评论(49)
热度(1323)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