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轩/ 巴尔曼之碳。



    辛辣木质调,大部分场合都适用,其实给李轩挑这支香纯属我的跳脱思维了。因为曼德尔施塔姆在《列宁格勒》里写的一句话:

  “我回到我的城市,熟悉如眼泪,如静脉,如童年的腮腺炎。”

    很抽象的,李轩很多时候让我联想起巴赫金或是一生等待被枪毙的肖斯塔科维奇,总归是沉重灰败背景里的挺直脊梁,明明自身是明朗的,但所处的背景总是涌动伏特加色泽的灰蓝雾气,咏叹调质感,大抵可以归功于一直以来李轩给我带来的神秘感觉。

    懂得隐忍又不缺少硬气,与很多时候大众认知里的傻白甜甚至是土都大相径庭,李轩其实原著看下来很明显的是血性。巴尔曼之碳是支冷门香,开头有一点汗味,很像压着血性与狠厉的狼群。

    当然我中意的是中调炙烤烟叶的味道,辛辣到有一点粗砺的味道,和精致完全绝缘,打磨出一点敢爱敢恨的意思,是李轩了。



评论(14)
热度(800)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