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时宜。



  “她啊,头发这么长。”喻文州比划了一下肩膀的位置,眼底的笑意柔软如某种甜蜜的胶质,几乎要像太阳的余晖一样流淌下来。

    黄少天点了点头,眼风乱飘如荒原上四散逃逸的兽物,喻文州吐出的字句是枪声,他闻风而逃,并且平生头一次生出与自卑相关的情绪。

  “她漂亮吗?”

    黄少天当然明知道结果,可是仍然要屏住一口气听下去,就像明知手指尖的倒刺不能去碰,偏还是要自虐地撕干净,血肉淋淋的,也实在是不好看了。

    他的心也是这样,因为不好看,所以绝对不能让喻文州看见。

  “不算太漂亮吧”喻文州漫不经心似的吐出一口气“但是很活泼,也经常笑。”

    他想了想,发觉这个描述和黄少天太过近似了,于是又欲盖弥彰地改口:“戴眼镜的,看上去很文静。”

    喻文州一手攥着外套的袖口,手心里捂着一把潮热的汗,深切的感受到这句话的不合时宜,就像拼命掩盖着满腔不合时宜的爱意一样。他也不知道自己从何处编纂出这么多详尽的细节,大抵他天生有这样杜撰的天分,让一切欺瞒变得更加令人信服。

    当然也包括这一次,他说着说着,几乎自己都要疑心描述中的女孩子是切实存在的,喻文州略微皱着眉,眼底却积出一汪笑意来,总归是自嘲的神情,要带上三两分讥诮,可他眉眼温和,做起来仍然能够算得上漂亮。

    黄少天当然不知道,他只觉得喻文州笑得实在温柔,于是他也笑起来,眉梢略微扬着,正是喻文州最爱的那副样子。

    喻文州想自己是对的,黄少天还不知道自己的心思。

   这样最好。




评论(62)
热度(1602)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