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phine

@雪清 的摇滚乐手王杰希。



    唱了一小时中场休息时王杰希也没有下台,他坐在高脚凳上喝了半瓶矿泉水,把剩下半瓶从头顶浇下来,以期让运动过度的肌肉不再是灼烧的温度。

    其实已经是初秋了,王杰希还是简单的工字背心,黑色工装裤,银链子与铆钉在镭射灯下璀璨如星辰,台下是山呼海响的十万人,都举着写有他名字的荧光屏,尖叫或者叫他的名字。他就站在台上,怀里抱着贝斯,浑身湿得像刚刚从水里捞出来,那半瓶水也没有起到什么切实而显著的效果,只让他明晰的面目线条显得更柔和了一些,远远望过去几乎像是温柔的。
    音乐再起时王杰希已经低头拨弄了几下贝斯弦,钻石耳钉在灯光下折射出无数光点,耀眼得让人眩惑,又忍不住要去追逐。王杰希没有抬头,他唱歌时眉弓压得很低,总容易给人格外深情的错觉,偏偏下颌线条利落如削,又是薄唇,即便是这样的环境里神情也仍然淡漠如冰川上一片塌陷的雪山。

    镭射灯最远的一道光,他的眼神一直追逐着那块光斑。黑色工装背心紧紧贴在身上,腰腹线条柔韧如人鱼,肌肉在镭射灯下反着光,王杰希一抬手,手腕上的金属环沉闷地碰撞在一起,滴着汗的刘海被手指梳起捋向后脑,有几缕落在额头上。折刀似深浓的眉宇扬起来,他短促地笑了一声,喉结略微滚动,像是一个带有某种意味的暗示。

   王杰希放下手,黑色方形扳指像指节上一枚突兀的烙印。他的睫毛被汗得湿漉漉的,黑眼睛像浸在水里。



评论(33)
热度(963)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