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就是很多人的一个补档。


喻文州。

    南方人。临水养出来的秀润筋骨,高而瘦削,肤色偏白。
    没有北方冬日那么多无孔不入的风,衣着也要随意些,简单款式的衬衫外一件开衫外套,细毛线织成的材质柔软,风吹会有类似水波的弧度。
    端正好看的脸上眉眼明晰额头光洁,眼神清亮又平静,多雨的时候经常会撑一把伞,腰和背的线条都流畅,声音带一点鼻音的软,略微偏过头讲电话时露出平直的锁骨,雨大时会有水汽氲在里头。
    当然更多时候是非自然的雨,浴室灯光晕黄,水声停后他就那么披着睡袍走出来,一手拿过毛巾擦滴水的发,眼尾被热气熏出一抹带着水光的飞红,肩颈处就有浅浅的凹陷,水珠滴在里头,容易让人想用唇舌拂拭。然后他坐在灯下写些什么。灯光笼住他瘦削的肩,就仿佛深冬炉边掬一捧雪。
    衣襟带花这个词是好的,他这样的人衬这个词,只是凡花哪有皮肉鲜活,何况他还有那么好看的眼睛。

       

王杰希。

    北方冬日苦寒,王杰希性子沉稳不爱贪凉,秋裤秋衣当然穿的扎扎实实。他其实一贯偏爱深色系的衣裳,羽绒服是宽大的黑色,针织衫也是低调的灰,都衬白。
    围巾布料厚实柔软,微微低头的时候蹭在冻红的鼻尖儿上,眼神又疏离,沉默的时候看上去就有些矜贵,偏偏又总爱往菜市场跑,也就早上五六点种的样子,刚下过一场新雪,小贩已经上好了摊儿,青菜叶子上雾蒙蒙的,看着倒还新鲜。他就混在那一群妇女和晨练回来的老人中间挑挑捡捡,拎了一兜儿菜回去开涮锅儿吃。
    客厅里热气腾腾,一人一猫对着坐。拿筷子的手修长漂亮,全伺候进了猫主子嘴里。猫吃饱了蜷成毛团儿睡,他就慢条斯理开始吃自己的。
    他这人讲究,吃东西有分门别类的酱碟儿,喝一点点啤酒,辣油又搁的多,淡色的嘴唇就泛了水红,眼睛也被火锅的雾气沾染了,水茫茫一片,抬头的时候看着有些无辜似的。
    也有时候是深夜,那双漂亮的手握住热源,浑身上下都细细冒着汗,间隙里抬起头望着高高的天花板,摇摇晃晃的,也是一样水红的嘴唇和水茫茫的眼睛。就好像深雪里一瓣梅花,明明是艳的,偏偏看上去还是冷。
    最后他呼出一口气,鼻音也是沉沉的,就好像那些热通通都洒在你耳边,尾音还能咂出些甜味儿。
    这个男人,真是。
    每天我都想着,哎呀不能天天沉迷王杰希啊。
    这好难。

孙哲平。

    孙哲平长得好,刀劈斧凿的周正面容上顶着画里走出来似的端正眉目,浑身上下散着荷尔蒙,不笑也勾人。只是眼角眉梢总有那么几分邪气,像是个过于英俊的流氓。
    他西装革履,买很多花,擅于制造一切浪漫。这让一切奢侈都容易显得缺乏烟火味儿且漫不经心,于是反而想起很多年前。
    那时候他还是个穷小子,空有一身莽撞与热诚。不知道什么情调,约会不看电影也去不起西餐厅,烤肉味儿香的勾人,两个人就面对面坐在大排档。
    头顶的灯泡色调昏黄,杜绝一切风花雪月,你只是饿,舔着嘴角,渴望他眉心的褶皱与额头带腥味儿的汗水。
    空气又热又闷,啤酒里冰块叮叮当当响,他等串儿的表情里还写着一二三四分不耐烦,烧烤的烟味儿热烘烘的,他桌子底下握着你的手心也热烘烘的。汗意黏腻,夜色里他的眼睛那么亮,就像所有庸俗爱情故事里飞扬跋扈的少年。
    夜幕里他掰着你的下巴抬起来,这方便你给他一个吻。

林杰。

    林杰应当有很漂亮的眼睛,颜色黑沉温柔,目光柔软如湿润的藻。
    看上去单薄又平静,唇色有风吹出的苍白。性格中却有固执的成分,长久的考量一件事,一旦下定决心就无人能够左右。
    就好像他决定离开微草其实不是能力不够,而是发现了更耀眼的新星,他爱那些星星,就从天幕上温柔的黯淡下去。
    退役之后还是经常回来看,拎着新鲜食材给食堂的师傅,都是孩子们爱吃的口味,他喜欢叫他们小孩儿,那时候方士谦已经比他高了,可他还是喜欢摸摸他不爱打理乱糟糟的头顶,说你个小孩儿懂什么。
    可他其实也还那么年轻,看上去就像某种汁水充盈的绿色植物,尝起来应该是清淡的甜。
    你也不要总是这么老气横秋的嘛。
    他就摆摆手不说话,眼神一寸寸,将队徽拂拭的干干净净。
    天也不早了,他说,我下次再来看你们。
    离开时他穿上外套,大衣有种手洗而来干净的寥廓气味。
    就如同他背后有江海,而眼中无尘埃。

苏沐秋。

    苏沐秋在我心里一直是相对充实温暖的形象,感觉上像是老城区开的凤凰花,红的耀眼漂亮,又觉得亲近寻常。好像树下就该有摆摊卖茶水的大娘,而他正巧买了菜回来,擦肩而过的机会有那么多种,每一种都再自然不过。
    性格稳重里也有少年人的跳脱吧,眉眼是清晰锐利锋芒毕露的英俊,带一点青涩的稚拙,看上去像个即将走上战场的年轻剑士,举手投足都是沐浴在光下的意气风发。
    他本来就该是光源啊。
    倒腾完装备要接沐橙放学,沿途街坊都打了招呼过去,回家拐弯的地方捡着了一个看上去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人。他看上去不坏,并且显得很饿了,让他想起自己和沐橙更小的时候。
    他没想到这碰巧正是一切的开始。
    那个时候风轻云淡,天色纯净湛蓝,他穿着件看上去很暖和的旧毛衣,手里牵着矮一头的小姑娘。站在长长一截老砖墙旁边回头望过去。
    怎么说呢,万物生长。

 

吴羽策。

    吴羽策面孔上最出彩的应当是嘴唇,削薄且缺乏应有的血色,看上去薄情而孱弱,尝起来却柔韧。舌如蚌类深藏的软体,牙齿细白,以便牢牢咬住与生俱来的寡淡少言。
    性格不像那双藏着雪水的眼睛,倒多些古道热肠的成分,像是老电影里上个世纪徘徊在有雾街头的少年,就算一无所有到身无分文,但骨子里刻着血和火,也有种一柄钝刀也敢敌千军万马的无所畏惧。
    他薄情重义,该是甚少言爱,可不管多腻人的情话,若是经他唇舌道出,也该去了那四五分俗气艳丽吧。
    那便再添上两分深寒清冷,佐一二志在必得的风发意气,余下那一分姑且算作情深若许吧。

孙翔。

    孙翔大抵是最复杂也最单纯的那种人,他极英俊,就不用在意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短短的头发能乱出一股桀骜不驯的意思,而眼神清澈明亮,好像还没有经历过肮脏,任何事,或者他只是不屑一顾而已。
    他有单纯或者称作幼稚的嫉恶如仇,他不愿意也不能踏足一切龌龊,那些都与他不相衬,他适合的是冬天热烘烘揣在兜里的红薯,后街吵吵闹闹的小吃摊子,春天的野花和看不到尽头的原野,干草堆在上头金黄明亮,有干燥清爽的麦香味儿。
    他适合胜利,适合沉甸甸的赞誉,适合坦途,适合就算久经波折也磨损不了的初心。
    他那么年轻又朝气蓬勃,像头新生的小狮子,鼻尖湿润黑亮,皮毛漂亮又柔软,就好像是蜂蜜和阳光一起细针密缕,才织就他一身少年意气。
    他本来就是太阳啊!

肖时钦。

    反反复复想写点什么关于肖时钦这个人。几次又半途搁笔下来。这真是很无奈的事情,他的好全在那些细枝末节,反倒难举出些具体的,一目了然的例子。
    真的,相比之下他的面目确是偏于寡淡。寥寥著笔,总难得有多鲜明。温柔的人也有那么多,但是他总让人觉出有些不一样,他的那些细细碎碎的好是细水长流下来的,这么多年岁下来也早就浸淫在骨子里。
    他的好是习惯性的。
    雷霆不能说是豪门,人心却最齐整,只因为有他在其中如磁石吸附,不尽如人意的阵容也稳定又安心。可他一度选择了离开。
    他太清醒却更像醉到深处,千万事阻他心内上下求索。可夜色再暗也总有天光大亮,外物既不会给他答案他便心中证道,于是荆棘终会毁朽,道路宽广辽阔,襟袖被露浸润,千里江山上正悬着一尘不染的月亮,极衬他。
    如果可以,我最希望的其实是他能活得自由。但不知不觉什么时候他心里已经炼化出了一幅山水,于是便真的没有什么能够困住他了。
    他那样坚韧而才华横溢。他是那么好那么善良温柔的人,他清澈又皎洁。

方士谦。

    方士谦啊,口是心非嘛。
    总觉得有点幼稚,是喜欢一个人就会刻意去捉弄的类型。其实非常细心,会注意到情绪的所有细节,整个人的感觉像冬天里牵着你的一只手,干燥又暖和。
     头脑很好,鬼点子很多,什么事情都看得清楚,可是又避重就轻的什么都不说。
    就好像他最后离开微草的时候,站在这个他呆了好多年的地方门口向后挥手,心里明明难过又不舍得,可是他想不能回头,于是他就真的没有回头。

张佳乐。

    张佳乐如果在古代,我一定把他写成江湖游侠,他骨子里有少年意气,多少不平事也磨不去。
    其实有点像周伯通,明明有那么多故事,偏偏看上去无谓的很。就算要难过也是刹那功夫,下一秒还是平淡面目。
    有侠气义气狂气,鲜花著锦烈火烹油也好,背负万千骂名也罢,始终洗不去真性情,一身死硬骨头,是命运也咬不碎的决绝。
    他在我心里是这样,他不该平庸软弱拘泥方寸,他啊,一个人就是整片江湖。

黄少天。

    黄少天可不就是名剑嘛。
    剑客臻于化境,反而舍弃了那些号称吹毛立断的金铁,所以他是木剑,或者说是振袖而出的剑气,看似无害却杀人无形。
    他太懂得隐藏自己啦,就像你邻居家天天笑眯眯跟你拉家常的小哥,热爱在买菜时讨价还价,亲民的简直让人完全不相信他是个绝世高手,转身就可乱军中千里取人首级。
    哎呦你可就吹吧,剑圣哪能有你这么聒噪。
    他也就笑嘻嘻把话题带过去,心里有种隐秘的愉快,嘴上半真半假的抱怨,嘿,改天给你露一手,你还不得跪下叫大爷。但真的等到看见他露了一手倒也没有那么惊讶,他这个人是有那种气度的啊。
    就好像他背着剑站在你面前,眉眼锋利又温柔,背后大片夕阳即将沉没远山。
    什么天下万里江山如画啊,就通通都藏进了他眼睛里。

周泽楷。

    周泽楷还用说吗。
    又可靠又温柔,他还那么好看。
     说话有一点软软的上海口音,喜欢吃甜食,面目线条冷峻漂亮,眼睛又黑又沉,笑起来却腼腆又乖巧,里面好像有湿漉漉的小星星。
    到了一出手就是雷霆万钧千顷风云。
    还是那句话。
    有人不爱周泽楷吗,没有。

张新杰。

    说起张新杰。
    我还是最喜欢他拿到冠军戒指的时候,那时候他眼中该是也有热诚又滚烫的光吧。
     还有第十年的时候,万人前珍重相拥,说一句轻描淡写的一如既往。
    淡淡一个眼神勾过来。
    又倔又秾艳的,哪里是月光呀。
    明明就是心口的朱砂。

叶修。

    叶修简直是完美人格。
    他那么强大又善良,一切温柔,哪怕只体现在细节。
    是个很有趣的人,嘲讽也不含污秽的恶意,对世界报以热诚,就算曾经失去过那么多东西。
    他叼着烟微微侧过头看你,一截略长的发尾贴在修长白皙的后颈上,烟头的火星在夜色里明灭,你觉得他看上去有点难过,可刹那又消散。
    你后悔吗。
    没后悔过。
    我最喜欢他离开时背过身朝身后挥手然后走远。
    他这个人啊,是永远不会回头的。

   

邱非。

    邱非在我心里就是脊背挺直眼神清亮的少年,应当有姣好的鼻峰和适合接吻的嘴唇,内心有属于少年人的稚气,而面容严肃如一道艰深的谜题。
    挺拔的腰线隐匿在宽大的队服外套中,永远有用于爆发的力度,大部分时间不苟言笑,而剩下的一小部分是罕有的温柔。
    对他的所有印象停留在叶修离开的雪夜里,他站在荒原上目送火光远去,此后匿于黑暗,一人背负重担行走。
    一直走到天光破晓。
    一直走到有一天,他自己成为光源。

韩文清。

    来认真写写韩文清。
    实不相瞒,我觉得他特别帅。
    不是五官的俊秀,而是那种钉进心口的感觉。眼神锋利又冷淡,不耐的拧着深浓的眉,简直是逼人的英俊。
    肩膀应当宽大,以便他成为撑起整个霸图的砥柱。肌肉线条并不夸张,但流畅而张力十足,手掌宽大温暖,指尖却有训练得来冷砺粗糙的茧。
    尤其是剧烈的运动过后,嗓音沙哑胸口起伏,汗液在鼻尖踟蹰片刻而后滴落。
    这时候还能说什么呢。
    真是要命啊。

方锐。

    方锐这家伙真是讨厌,一龇牙笑出阳光灿烂的八颗小白牙,偏偏有那么多坏可以使,真要说起来也不是顽劣,只能说他喜欢作弄别人找个乐子。
    那也不成,可你就是喜欢呢,真是拿他没辙。
    关键时刻会意外可靠吧,比如他说他能赢,那他就一定真的会赢。
    要是在商场里,被作弄完你刚要生气,他就拍拍你的脑袋然后对你伸出一只手,小白牙一龇笑得十成十无辜。
    怎么办呀,还是想跟着走。

李轩。

    李轩此人人如其名。没有太强的好胜心,一贯得过且过。
    皮相尚可,但也没有多出挑。喜欢眯起眼睛笑,桃花眼尾细细长长挑上去,坐得歪七八糟,没个正经样。不咸不淡,总归没什么存在感。
    好相处,和什么人都能混成一团,轩哥请客撸串啦,一群人勾肩搭背走,烧烤摊烟雾缭绕中抬头看他,一身凡世风尘,偏眼角眉梢笼一层情绪看不分明。
    前一刻满面戾气摁熄了烟头,后一刻就能嬉皮笑脸热杯牛奶。某些时候有种奇怪的从容气度。
    就好像阵中斩鬼太刀妖异寒芒,百鬼自烟雾中出,无处可逃。
    鬼神盛宴。

评论(129)
热度(3343)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