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 勇。


如何险要 悬崖绝领,
为你亦当是平地。

    悍勇啊一类的东西远远不是表面那点儿就说得清楚的,一身梆硬肌肉的寸头小伙子,眉钉耳钉染着头,拳头硬脾气大,走路横着也没人敢说一句,这也是年轻撑出来的底气,至多算是轻狂。他可以战无不胜,但是一朝如果失意了,就很难再爬得起来。到这儿为止他就成了一滩烂泥,他那点勇说出来不过也就是个气球,戳一戳就破了。

    反倒是平时怂得像个缩毛鹌鹑的中年男人,谨小慎微唯唯诺诺,买个菜计较两毛钱,一分恨不得掰两半儿花。他拥有的东西太少,所以这么小心翼翼护着。

    就是这么着的一个怂包玩意儿,所有人都敢往他头上吐两口痰,但有朝一日你动着他护着的东西了,哪怕手头只有一把锈菜刀或者半截铁管,也能拎起来打杀出一片容身之所来。

    到了这一步,他的勇就是骨子里榨出来的,是血性一类的东西,夹带着穷途末路的狠劲儿,轻易打消不得了。

    我一直觉得喻文州就是这一类的勇,虽然没有说出来这么惨烈,但其中的波折一样不会少,挣扎和痛苦也不会少。喻文州看上去温和,实际上是个有狠劲儿的男人。当然了,也只对自己狠罢了。

    一个训练营吊车尾随时会被淘汰的少年到最后冠军队队长,当得起一声第一术士,从对阵魏琛到打破微草连冠,到最后和叶修比的那一场,一步一步细想下来其实都孤绝如峭壁刀尖。

   喻文州很优秀,这不容置疑。除了战术上的天赋他还有什么?

    我觉得,就是勇。





评论(23)
热度(1445)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