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风。


    路灯光隔着玻璃窗上的彩色招贴画照在他脸上。斑驳陆离的一片, 在梅雨天里浸出一股潮湿的暧昧。屋子里的灰腾起来,王杰希也不言语。襟袖掩得齐齐整整,整个人笼在那片光里,只有头发底下微微露出的耳廓是白的。

    雪一样扎眼的白色,很像是任何初次相逢。

    那个时候叶修怕还是皮带上拴着枪的官家少爷,赛马场上头一回望见王杰希,他穿荷叶边的衬衫,腰线柔韧如一把好弓。就那么骑着马一骑扬尘跑过来,遥遥跑在所有人前头。

    是很恣意的,仿佛霎时就能驭风飞去,眼神却像是一把利刀,掷过来扎进心窝子也觉得痛快。

    叶修从来没把他当作是玩物,只是想把他藏起来,就像藏住那天赛马场上的一阵风。可现在他觉得自己看不清王杰希了。有一瞬间叶修甚至觉得他已经悄悄在雨季里腐朽,归为胭脂膏子似甜腻的一小块,正适宜填进工笔描了珐琅彩的景泰蓝盒子里头。

    那是王杰希的魂儿,叶修想着。

    活着的时候拘不住他的魂,死了总可以。



评论(13)
热度(786)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