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


    讲分手的时候他也是这副德性,套在平淡又循规蹈矩的模子里,连表情都不稀得多给一个。

    多洒脱啊,哈哈,大家都是职业选手,分手不影响关系,还能没事人似的去握个手,说叶队打得不错啊!

    叶修挑着一边眉毛皮笑肉不笑:微草表现也不错。

    忽视手头力道,简直是十成和睦。

    选手通道又黑又长,走在里头像望不到头。肩并肩的一路,就再也没话可说。

    王杰希不就是这样,他心里填着恹恹的一股怨,偏不表现出来,偏要自欺欺人做一点谦恭温良做派,冷静得让人齿冷。

    他最会自欺欺人嘛。

    王杰希索性没再回头看他,端端正正往前走几步,衣袖上还有一股顽固的烟味。他从未这么痛恨叶修抽烟,好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点一根新的把味道盖下去不就是。

    他低下头去看自己的手,那只手骨节泛红,在炎夏里僵硬而麻木,但是仍然很稳,足够支撑他点完一根烟。

    烟头的火星子在抖,路灯也是,月亮也是。

    王杰希不晓得自己哭了,他把左手盖在眼上,手心一片突兀的水痕。

    是冷汗,他想。

评论(24)
热度(840)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