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号风球。


    叶修在凌晨三点钟坐渡船去香港,除去买船票没有半点闲钱,口袋光得能当镜子照,好在衣冠楚楚谈吐得宜,施施然混在船上也并不让人生疑,食毕第三盅糖水时船靠岸,他向对面的女士比了个手势借口方便,然后溜回船舱拎了行李下船。

    在码头上回头望一眼能看见那个圆脸姑娘还等在甲板上,双手交叠的端庄坐姿使她看上去像是一尊宝相庄严的菩萨,绢花压着珍珠络子笼在额头上纹丝不乱,远远望过去像一蓬湿漉漉的星。叶修在夜色里自己笑了一会儿,挥了挥手转身走了,白手帕擦完手塞在口袋里,他还是闻不惯香粉味道。

   还剩不多一点钱,够到冰室坐一坐消闲,他倒也不在乎晚上住到哪里,浑身一股混不吝的豪气,也不知道到底应该说天无绝人之路,还是叶修就有这么好的狗屎运。在那里他又一次见到王杰希,表情很专注地坐在角落里摆弄一架钢琴。

    他瘦了不少,头发也短了,倒是显得很精神。叶修隔着这么远也知道他肯定喝了酒,一副寡淡眉目也被酒精烧出点不同寻常的意思来。

    叶修第一反应居然是不要叫他看见了,闷头坐一会儿又发觉自己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一股无名火,手心里攥住潮热一把汗,竟然是进退两难了。

    王杰希当然也不是瞎子,人这么少,没有看不见叶修的道理,他眼皮都没撩四平八稳的坐在那儿,心里倒像是盛着八号风球,惊涛骇浪地炸开来,连带着手腕都开始发抖。但叶修始终是一个变数,王杰希的犹豫没有读条完成散人已经近身,他端着半杯龙舌兰走过去,话还没说完就栽倒在王杰希腿上,分明一滩泥似的醉鬼还要不依不饶凑上来讨吻。

    公共场合,又是这种时候,王杰希脸上火烧火燎臊得慌,又知道叶修醉了混不讲理,索性捧住那张面孔碰了碰嘴唇,醉鬼叶修立刻借力直起身子把他摁在一边的吧台上反客为主。平心而论相对久别重逢而言这仍然是一个相当温和的吻,但完全没有酒味儿,只有舌尖盛着发涩的一点儿凉意渡过来。

    王杰希心里知道被他骗了,叶修根本没喝酒,他只嚼了酒上的薄荷叶子。

    他喝得头晕脑胀,手劲儿上没把门,一把推得叶修咕咚坐倒在地上,还要伸手指着他,可惜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囫囵话。过不知道多久才终于憋了三个字出来:

  “你没醉。”

    叶修摔了这么一下,完全失去了衣冠楚楚四个字的匹配权,站起来扶住王杰希的肩膀摁了摁,说话就贴着耳边,吐息热得厉害。

  “现在醉了。”他俯身把额头贴在王杰希肩头:“别动,让我抱一会儿。”





评论(12)
热度(698)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