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功房三面是镜子,余下一面落地窗毫不遮掩外面正酝酿的一场暴雨。树林在溽热的夏末并不十分稠密,但树冠尽有苍绿,在愈演愈烈的暴雨前夕舒展枝条,是极其隐秘的放荡。

    绸质衬衫面料柔软,总在任何不合时宜的时刻垂堕,露出舒展的脖颈与流畅柔韧的腰线,在光下是不近人情的冷白色,他的面目也寡淡如秾艳油画里不值一提的一笔,如果不是眼尾吊着的红痕与潮湿的鬓角,王杰希根本与这里格格不入。

    但如今他是潮湿的,他的神智被情欲浸泡如软弱的一切,三面镜子足可映照迷乱眩惑的面孔,他终于倒向窗外的暴雨。

    叶修俯身吻他,他听见雷声。

评论(26)
热度(883)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