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蝶道.1





    黄少天穿越了。

    这是他的第一反应,显而易见他所处的地方并不是蓝雨的宿舍,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他睁开眼又闭上,转动眼球来驱散睡眠不足带来的干涩,也有可能是被绑架了呢,他想。

    穿越或绑架,总之没有一个假设是好的。

    床是双层铁架床,有一米宽的样子,看上去像是什么学校宿舍淘汰下来的旧货,下面一层没有人,只有叠起来的被子和一个枕头。黄少天醒的时候就在上铺,枕头是一条卷起来的毛巾被,没垫太厚的褥子,睡起来像把人拍扁了搁在砧板上,很不舒服,而且束手束脚,他坐起来四处望了一圈,发现这间房子大概有十几平米,东西不多,称得上一句家徒四壁,好在看得出打理得很有心,至少看起来是干净的。

    黄少天立刻松了口气,心想难道是被人捡回去了,要不留个纸条道谢就走吧。他刚准备踩着梯子下床,就听见门响了一声,走进来的人很眼熟,除去眉宇轮廓还有些稚嫩,身形也更削瘦以外,完全就是喻文州的样子。

    或者说这是喻文州几年前的样子。

    毕竟是队友,日夜相处,黄少天当然很清楚喻文州外貌和性格的特征,眼前这个人穿着一件不太合身的高中生校服,手里拎着早餐袋子,虽然那张脸就是喻文州的脸,但黄少天可以确认他不是自己认识的喻文州。

    好在他的困惑并没有持续太久,眼前就凭空跳出一个半透明的对话框。

姓名:喻文州。
年龄:16
身份:L中高二学生。

    下面有一行小字:祝您游戏愉快。

     三观被重写,黄少天脱口而出就是一句“你到底是谁?”

    他没有成功发出声音,因为这个行为被系统阻止了。红色带感叹号的对话框跳出来:违规操作!

    黄少天投降,老实点开游戏说明。

    游戏名:甜❤蜜❤暴❤击

    ……

    亲爱的玩家!欢迎来到游戏世界,这本游戏中你将去往十个世界并成功攻略中心人物,完成后可回到原世界,也可以选择留在任意一个世界,游戏过程中要注意避免“ooc”ooc行为将被系统自动屏蔽,同一世界ooc超过三次将发出警告并收回经验值。

    黄少天叉掉对话框,故作平静高深莫测地望了一眼:“文州。”

    喻文州背光,耳廓在光照下显得柔软白皙,发尾柔顺,是一副乖相。他点点头:“你醒了?我带了早饭。”

    黄少天发现就这短短一句话的时间喻文州的好感度已经变成了百分之五十,可能还有本来底分的成分在,总之一切都看上去非常轻而易举,如果都是这种进度那回到原来的世界已经指日可待了吧!

    心情愉快吃饭也香,黄少天叼着包子迅速浏览了资料,知道这个世界里他和喻文州是同学关系,也是一起长大的孤儿,有点儿相依为命的成分在。

    大概也是年纪小,要获取这个喻文州的好感度非常容易,打一场篮球就能涨几分,甚至日常也在缓慢增长,就在堪堪走到百分之八十的时候,好感度的进度条就像看视频连不上WiFi了一样,突兀地停止了。更要命的是系统失去了感应,黄少天徒劳地等了半个月,几乎觉得这个垃圾系统是在逗自己玩儿。但其实他还蛮享受这个过程,平静下来之后他发现喻文州还真的是放到哪里都会发光,以前在战队是一样,这种情况下也一样优秀,这么大的一个小孩自己养活自己,除去奖学金助学金一类还要打钟点工,再早一点的时候是两个人一起捡废品,好歹也活到这么大。

    喻文州并不因为缺失什么而成长得阴郁厌世,他在学校里凡事都是最好最优秀的,虽然生活坎坷但至少可以期待未来,他这么年轻,还有非常广阔的未来。但黄少天仍然焦躁,他始终觉得爱人是蓝雨的队长,这里很好,但他不想留下来。

    没有想到居然是喻文州打破僵局,他在纸上写“你是不是和系统失联了?”

    黄少天惊得瞌睡都醒了。不说话系统就无法察觉,喻文州解释。“其实之前系统一直有bug,我也知道我只是一个NPC人物,是不是非常意料之外?”

    黄少天嗯了一声“你怎么知道?”

  “你来之前我面对的黄少天都是一个僵硬按照程序来的人,和他说话他永远只有几种回复,但我还是和他一起生活了很多年,我知道你会来,我在等你来。”

  “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这很简单啊,活生生的人和系统程序还是不一样的,虽然我也只是一段程序,这么说可能有点可笑。”

    黄少天想喻文州这家伙还真是太优秀了,就算是一段程序也这么清新脱俗。

    喻文州继续写,政治课,他们两个埋头写纸条,就好像真是什么溜号的学生一样。“我知道这样是在放你走,但我实在控制不住不去喜欢你,祝你早日回到自己的世界。”

  “是我的异常让系统去维修了,你才会暂时失联,等你和系统恢复联系我应该已经被改写成原来中规中矩的样子了。”喻文州咬着笔杆笑了笑“可不是每个世界都这么容易的啊!我是最好攻略的boss了。”

  “祝你好。”

    修改对程序来说不如说是抹杀,但黄少天没办法阻止,他也不会留在这个地方,晚上回家路上黄少天和系统恢复了联系,喻文州突然回过头,他站在路灯底下吻了黄少天。

    喻文州一直垂着眼,路灯的光在他眼睫上堆出金粉似的厚厚一层,又在眨眼时全部消融成稀薄的阴影。他没有说话,并显出一种不予置评的缄默。

    是那片阴翳从他的睫毛上跌落到唇角了。难怪吻起来是苦的,黄少天想,像吻过一滴眼泪。

    进度条就在这时跳到百分之百,黄少天退开一步结束这个吻。

  “再见。”他说。






评论(28)
热度(927)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