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线昏暗浊黄,总疑心是梦,否则那张略带一点阴郁的英俊面孔何以露出这样甜蜜的神情。脊背瘦到有一点嶙峋的地步了,汗珠就在上面扑棱滚落如纷纷飞鸟翅羽。他扬着头,白炽灯光动荡如瘟疫降临,锁骨里头浸着一汪阴影,皮肉是一段冰川将融,长街上的千堆雪也化进一目深浓倦色。

    鬓发湿透,垂眼咬着烟去摸打火机时有汗从额发滴落至鼻尖,细韧手指揉碎那滴汗在唇角,王杰希起身去开窗,裤子松松垮垮吊在胯骨上,潮红被裹挟水汽的凉风冷却成余烬。至此他终于可以扬眉露出一个笑,并且从未像此刻那么清楚雨季其实早已降临。

    他闭眼深吸一口烟,眼睫噙最末一片骚动的暗涌,裸裎上身的汗与痕迹随叹息一并震颤,抹开的鸦片膏似的,仍然具有某种成瘾性的魅力。

    是跌入鼎沸情欲烹出倦和哑的一把嗓子,他每个音节都是安魂曲,每个音节都是波德莱尔。

评论(21)
热度(880)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