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杰希的腰窝里头满着一捧白亮的灯光,也像浸了酒,喝醉了似的细细打着颤,鼻息是炙热黏腻的,卸了一身四平八稳的做派,沸腾成黄铜锅里头煮着的一捧雪。

还不止,他的眼睛也喝醉了,喉咙也是,唇舌也是,眼尾挑着半抹湿红一直延进鬓里,手指瘦得像五根竹枝绞拧在一块儿。

喉咙里头余下半句话,被喘息冲得荒腔走板,他还笑,像这会儿反倒又把从前那点少年人的狂气儿捏回了手里。到这时候也攥着那幅画不肯撒手,青绿山水涂了金粉,斑斑驳驳的一段好江山,就像是从他手心里长出来的。

评论(61)
热度(1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