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头又亮又烈,照下来像满地银,晃得人眼都开始疼,黄少天从短裤里头伸开两条长腿,坐在天台边缘上偷摸抽烟,烟盒在裤袋里揉得发皱,手心里的汗腌进纸壳子,把吸烟有害健康几个惺惺作态的字浸得一塌糊涂。

    他晃荡着腿,空气黏稠郁热,在高空流动起来的时候几乎像是蹚过一片温泉,太阳光晃得眼皮子一片光斑,也很像是水波纹。

    黄少天迫使自己中止这种想象,然而事与愿违,风吹得T恤鼓荡起来,阳光从领口灌进去,在光洁的颈项与脊背相连处停驻,像上腻着的一道石灰,或者是更蓬松甜腻一点的糖霜,少年人脊背瘦得过分,汗珠滚落时有种清爽直白的色情感。

    他终于吸完最后一口,掐灭烟从天台边缘丢下去,楼底下是摆摊卖小食的人,扰扰攘攘的声音被距离稀释得无限模糊,只有食物的热气很清楚的飘荡起来,绕着他足踝缠上去,黄少天不可避免地再次开始幻想: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死一定是一件非常暖和的事。




评论(18)
热度(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