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音。



    看一场电影的功夫手机响了三次,王杰希整个人陷在座椅里头,入冬天儿太冷,有点懒,是从里到外透出来的懒,手指头扣着椅背不想动,手机就塞在裤兜里隔着秋裤贴着腿,屏幕亮了又灭,震动模式。

    票是手机App九块九订的,也没在意具体内容,反正本来就是消遣嘛,难得有假期好像就总该出来做点什么,要不就总像是虚度。

    要说王杰希这人其实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沉默寡言了,假期这种非必要情况下他整个人都是静音模式的,随随便便就能消遣一整天,电影播得好热闹,散场要裹紧围巾再出去,发现外面下了大雪。

    他两手插在口袋里晃晃悠悠走回去,老爷们不讲究,头发上沾了一层雪,眉毛眼睛落几片,再眨眼就都化干净了,水汽小蛇一样腾起来,沿路的店家倒都很热闹,大多挤着人躲雪等停了再回去,音响搁在门口播点应景儿喜兴的歌,新年快乐恭喜发财,前头新开一家糖炒栗子,红塑料布牌子上头刷白字,门口两架大花篮,红地毯铺老长,上头还有炸完鞭掉的红纸。

    大雪地里放鞭炮实在是一件很热闹的事情,红纸屑儿点梅花一样遍地都是,又多又响亮,气势如虹毫无畏惧,火药味儿都觉得热乎。

    王杰希很有点馋劲儿,被勾着买了半斤,栗子个儿都挺大,剥开又甜又香,心情立刻不错,走路步子迈起来,到往后简直是一路小跑。

    他也不知道自己跑什么,单知道心里快活,回家热气腾腾下了碗面条,空调把雪化出来的水雾蒸干了,沙发上还留着一圈沾上去的水渍,不知道今天是什么特殊日子,外头又开始放鞭炮,红纸屑飞到二楼窗户上,声浪也是泼辣辣的红色。

    窗帘拉上饱暖思淫欲,整个儿都要陷进床里,王杰希看见痉挛的声浪,吐气声是空茫的白色,交织成一张流质的网,触感温吞,背脊下压着的被褥不依不饶翻腾起来,摩擦的声音像一小片火山上空的云层,他绷直脚尖,吊灯的影子在鼻腔炸开,阔叶植物的味道,根茎被浸泡腐朽,是床头柜子上没来得及换水的百合。

    灯影像水纹和波光或者一切液态从他脊背上流淌过去,喘息声像一群海鸥一样飞散,而皮肉起伏如浪潮,气味一样是咸腥的,在手心里,长出一小滩黏腻的海。






评论(34)
热度(1441)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