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白眼。

 

   写作者获得尊严的唯一方式是对自己诚实,写什么写多少什么时候写结局如何,都是自己的事。我不否认有初衷就是希图用写作方式获取关注的人,他们渴求读者的反馈和爱,这无可厚非,但是永远不能为了获取这种关注来迎合和改变,小心翼翼地为自己的一些不讨人喜欢的情节或者并不皆大欢喜的结局道歉。
    没有必要这样,为什么要这样,读者能带来什么?获得读者的爱让人觉得愉快,应该说间接从读者身上获取了幸福感,有部分反馈也具有参考价值,然而众口难调,想迎合一切人,或者说不背离一切人趣味的作品,必须抹去所有特点,尖锐的棱角和自己的想法,得到一个打磨光滑的球体,没有任何讨厌的特质,同时平庸而毫无趣味。
    每一个敲下来的字不夸张地说都是作者泼出来的一部分,是心血,不可避免会带有作者的印记,为了读者改变结局根本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一个走向完满的故事结局怎么可能轻易改变?如果可以,这种改变也是僵硬而不真实的。
    与此同时那些谄媚的印记会永远留存,提醒你曾经为了一些可有可无的关注变得卑微,甚至修改自己的一部分。
    我搞不懂强行皆大欢喜的意义,不就像人造奶油和代可可脂巧克力,又假又甜又甜又假,明明根本不可能是好结局的,一定要画蛇添足,前面的美感全部都破坏了,剩下来塑料干花光滑年轻像打了十斤玻尿酸的质感。
    好无趣,为了好结局让英雄都当了平庸的普通人,我不要,电光泡影破灭后才好看。 ​
    同人文这回事,本来是为了打磨出人物魅力,爱情在人格面前是次要的,你把一个强悍的人塞进爱情软弱的模子里,要他背离自己的性格去保持皆大欢喜的结局,这才是折辱。
    不要因为一个走向不完满的结局而道歉。

评论(49)
热度(1759)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