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2




◎纯瞎写,别考据。
◎小张选手生日快乐,我爱死你啦。



     十八岁生日两人都还是愣头青,那会儿俱乐部门卫还是个老头儿,每天坐在传达室看报纸打瞌睡,电竞也不火,在外人眼里就一帮二流子小青年,没谁跑到俱乐部门口蹲他们这些打游戏的,偶尔有高中小孩背着书包站在门口等,说你就是张佳乐啊!

    张佳乐通常用力握手温暖拥抱,还要积极给人家签名,毕竟粉丝真是不多,这么一点稀薄的喜欢也够让他美滋滋一会儿了,孙哲平就两手插在运动裤兜里站旁边,冲锋衣帽子一戴,像圆通快递小哥,张佳乐见完粉丝再来握他的手,手心又潮又烫,眼神也是。

    两个半大小子跑到网吧通宵了一晚上给张佳乐庆生,孙哲平请客夜宵,是三块五一罐的娃哈哈八宝粥,张佳乐好像特喜欢吃这些甜的东西,八宝粥论箱往宿舍拎,营养快线都属于高级补给,还喜欢喝放心早餐珍珠奶茶,用吸管一个个把珍珠戳上来,早上六七点,手里抓着一个菜包子仨肉包子回宿舍,十八岁的张佳乐突发奇想,他说要不然我们以后不走正门了吧,这样好像小粉丝很多似的,排面大!

    孙哲平刚学抽烟,眼角一斜不想理他,酷哥的谱摆足,其实口袋里还有一块钱五个的可乐味大大泡泡糖,这也是张佳乐的要求,他不喜欢烟味,声称抽烟影响打啵体验,于是酷哥小孙忍辱负重,抽完就嚼泡泡糖。糖纸刚撕完又觉得那翻墙就翻墙嘛。

    男孩子十几岁还是皮,精力又旺,床上地上的到处瞎折腾也使不完,于是蹦跶着走路,翻墙,为了吃个菜煎饼跑两公里,没日没夜的做梦,再难也想把打游戏这条路走下去。

    后来也不知道哪一天,好像一觉醒来突然荣耀就火了,他们也不是二流子打游戏的,成了更好听的电竞职业选手,获得了很多爱,再也没办法一个个和粉丝用力握手和拥抱,孙哲平退役,张佳乐极盛极衰,被诋毁,但他的爱总还像是用不完似的,他手劲大,握手时候一激动都会捏痛小姑娘,认认真真签名,末尾写一点祝福,字不好看,有人兜头往他丢易拉罐。

   “你为什么离开百花?”

    在百花那些年真的好像做梦,张佳乐又开心又难过,他得到更多的爱更多的关注了,打游戏这条路也知道没有走错,可是他终于不能再毫无顾忌拥抱任何人,因为他们甚至在怀里揣了硫酸。

     人与人嘛,就是这么回事。他不想解释,也不指望人人理解。只是孙哲平也没联系了,听讲在北京混得不错,退役立刻开上了越野车,没事搞搞自驾游,板寸扎手,教科书京味儿摇滚青年。周一周三恒大看球,输了就跑工体北路酒吧鬼哭狼嚎,翻领皮夹克穿得发皱,说落魄又不落魄,一群穷朋友,借钱不要人家写条儿,对谁都掏心掏肺,兄弟多有排面,也都对他心服口服,叫声孙哥。

    退役后酒量见长,能喝几杯了,请喝酒,大家一块儿醉醺醺,讲老孙你怎么不打游戏了啊!

      孙哲平手心在沙发垫子上揩揩笑了,说吹完这瓶,带你们上网吧虐菜。

    上线就撞见张佳乐,两人又像是成了当初抢一罐八宝粥的傻小子,胡天海地说了很多话,掏心窝子,蛮肉麻的,联系一回来,立刻像重返热恋,张佳乐生日孙哲平带着兄弟打飞的去找他,往景区酒吧里疯,抱着个贝斯挣着嗓子唱,没唱两句停电了,一屋子黑咕隆咚里头张佳乐眼神发亮,旁边一圈兄弟起哄,说孙哥亲一个!亲一个!

    孙哲平贝斯一扔就往台下蹦,接着唱,要唱完,喉咙被酒精泡得发干,他喊,你就像那1862年的酒!

    张佳乐笑了,凑过去舔了舔他干得起皮儿的上嘴唇,接吻半点不罗曼蒂克,一嘴是烧烤味。

    我一直觉得我比较别具一格啦,张佳乐说。孙哲平一愣,估计也是没想到他这是哪门子的跳跃脑回路。

    外头无星无月,路灯光照在背上像要烧起来,孙哲平手心里沁着汗,滑得握不住张佳乐的手,一转眼就被张佳乐牢牢扣住了,黑暗里谁也看不清谁,但接吻和牵手都滚烫,野火燎原似的一路烧过去。

    张佳乐贴在孙哲平耳朵边上笑了,而且很快地亲了一口他汗湿后仍然扎手的鬓角,说别人是酒,老子是1862年的可乐,再喝也是千杯不醉。





评论(36)
热度(1310)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