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尽有苍绿。


    昨天晚上吃小蛋糕,动物奶油和植物奶油不一样,又乱翻巅峰荣耀,想可能印象也分为植物化和动物化的。举个例子,黄少天和孙翔,提及他们首先想到性格,再推及手腕上热气腾腾的汗和脸上的泪液堆砌起来,靠近热度或者说肉欲等等一切能想到的东西。

    又很容易联系到其余一些更直观的,可以用抚触来直接丈量,永远不存在隔阂。颜色显亮,眼神灼热,还有汗湿的手心和体温,是锦鸡腹和跑起来飞快的獐子,豺狼虎豹熊,毛茸茸又力量汹涌。

    植物化的印象就要来得更单薄一点,和那些意象都无关。但是偏偏在细微处抓人,又倔又冷,薄荷梗子和干莲子芯,撇不断的鲜芦苇,剑兰扎手。冬青树上盖大雪,从来应该用植物形容,再甜一点,晚香玉。

    不知道为什么王杰希大部分都画得很老成,其实官图某些角度还有些稚气,像是个小男孩。

    太植物的,很苍翠。或者引一句话“你尽有苍绿”。

评论(17)
热度(961)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