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一下乱七八糟的随手一摸。


1.
孙翔脖子根上全是汗,下雨似的顺着T恤在背上滚出一片交错驳杂的纹路,短袖衫料子又细又软,一朵云似的轻,跟他脾气不合,这时候看起来实在也是太碍事了点,叶修戴着副细框眼镜人模狗样的摸摸搜搜,最后得出结论,索性就挑着衣角把他腰腹一片好皮肉剥出来,腹肌不多不少,整整六块。
孙翔本来平躺着,手肘横着挡住眼睛,这会儿突然挑着眼角的一片潮红笑了,表情说不上来的邪性:“怎么样?”他问。
什么怎么样。叶修不紧不慢,简直说得上明知故问。“我怎么样?”孙翔也不知道拐弯,嘴角往上一撇,问题直挺挺抛出去,简直没法下口回答。
叶修从他眼睛里望进去,男孩儿瞳仁漆黑,像水银池子里养着两颗冥顽不灵的石头,锋芒过盛了。他没避没让,只说简简单单三个字,指意含混不明。
你很好,叶修说。
孙翔突然像被迷惑兜头困住了,他不明白,叶修对他难道从来没有恨?

2.
裙摆上织绣两行黑色飞鸟,像将将扯了一片晚空下来,楚云秀拢拢水貂毛的领子抿着嘴唇笑了,鬓角散乱,烘云托月衬出一张尖俏的脸,眼角细细长长,像画本子里头的狐狸。
王杰希于是终于也不再言语,街上人多,黄包车横冲直撞着斜掠过去,望得见她一只着了蔻丹的手红梅花儿似的开在车沿上,尖俏的下颌露在面纱外头,唇角点了一颗棕色小痣,主薄情。

3.
刚从台上下来,连唱带跳热得厉害,眉骨都熏出一段红。张嘴呼吸的样子有点傻气,上唇略微往上翘,天生就的一副笑模样。台上和台下一样风风火火,矿泉水瓶在手里至多存活五秒,而后进入四肢百骸,成为新鲜反光的汗液。
蔡徐坤爱出汗,这个年纪的男孩总免不了是这样,眉梢眼尾挂着水珠,总不会是和失意相关,他似乎永远蓬勃,四肢都是根系,从一切注视与爱慕中汲取养分,就这么狠戾又不留退路地生长起来。
留不了退路,他哪有退路?

评论(15)
热度(510)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