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剑.2



  说是下山参加遴选,但拜进仙门委实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此方地界不过是九千大世界的下三千世界,灵气较前两个等级的大世界都要更为稀薄,俗话说水浅王八多遍地是大哥,仙道传承式微,小门小户的末流修仙门派反而到处都是,但武陵门这样的三品宗门在下三千大世界的溪行大世界里已经是排的上号的顶级修真大派,出窍期强者坐镇,等闲也是惹不得的。

  有这么一个背景放在这儿,就知道为什么城里这两天人头攒动,全是要往武陵门去碰碰运气,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出去转转长长见识就面临着一个问题,因为就算是末流修真小门派,也是不收凡人的。

  喻文州反倒不怎么担心,先前他出手试过这小孩儿是一粗一细双灵根,粗的是水灵根,细的是金灵根,不相生也不相克,算是无功无过的普通资质。其实他这么想倒是太高估下三千大世界修真者的天分了,灵根分五行,单灵根称天灵根,为最上,这是因为单灵根在修炼时只吸收一种天地灵气,血脉中的杂质更少,突破当然就更加容易,其次是双灵根,又分相生相克,譬如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互为助益当然最好,但水克火、金克木,彼此互相克制,修炼时阻力也更大,余下三灵根算是一般资质,四灵根最为常见,五灵根就泯然众人,算是跟凡人没太大分别,如果一定要走修真之路,突破也是难上加难,一生能走到筑基也算是佼佼者了。

  资质没问题,离武陵门大选还有几天,只要让黄少天学会引气入体,最少也能进去做个外门弟子,何况他年纪这么小,少不得还有大把发展空间,被哪个大能选上做了亲传弟子也未可知,喻文州这么一心一意为他考虑倒不是一时善心大发打算留下报恩,实际上是因为他一介天狐后裔,血脉精纯,本来早就谈不上是妖兽,而是灵兽之体,但天狐一族长成颇耗费时间,先前数十万年前诸天仙魔混战,他就是在一片古战场上出生的遗腹子,还没成形母体就被重伤,匆匆忙间被母族拼力剥出用一脉肉灵芝温养着神魂,又过了这么些年才让魂魄凝实重塑了一副肉身,天狐一族早已覆灭,如今传下来的血脉早不知是几千里外的远亲,孑然一人靠着一点母体稀薄的传承修炼到今天,被黄少天救了,就是欠了他的因果。

  妖物修炼最重因果,尤其是天生灵兽一族,举个例子吧,如果今日喻文州在黄少天救了他之后抬手杀死他自然不会发生什么,但日后再要渡劫就要受九天玄雷灰飞烟灭,果报就应在此处,但他要是还了这份救命恩情自然神魂凝练,少不得他的好处,更何况天狐一族不擅攻讦只长于术法,粗略掐算下来,此人竟是他命宫贵人,耗费多年还这恩情也是互惠互利,谈不上什么。

  黄少天身负一粗一细双灵根,在这三品宗门里称得上一个不大不小的天才人物,修真之事年龄愈小则愈方便,是因为孩童身心眼目纯稚,容易感应天地之气,引气入体当然更不是难事,他盘腿坐下按喻文州指引的路径吐纳,半刻钟后就觉得丹田处有一团温热盘桓不去,再行几次吐纳熟悉路径,就是真正引气入体了,喻文州倒是精神不错,不声不响坐在一边为他护法,一边也运功修养精神,他神魂仍是孱弱,先前仓猝间引动劫雷,虽为锻体,却差点把好不容易温养成形的魂魄再度打散,显化在外就是一副精神不济的样子,但狐族无论男女都是一副绝好相貌,何况是天狐一脉,灵性远远脱出凡狐更不知多少倍,又是十万年碧玉灵芝重塑的肉身,狐族的天生媚态多少年早就尽磨损了,余下神清骨澈色若春晓的半大少年模样,就身量来看还是有些瘦削,好在一根风流骨穿着匀亭骨肉,勉强能撑起大妖威仪罢了。

  喻文州这边真气运行了几个大周天,抚平之前劫雷炸碎的细小经脉,他之前已经大略痊愈,但这种细微的伤处还要慢慢疗愈,黄少天也不声不响将灵气凝聚起来沿周身灌注一圈,他脸上和手上都是黑乎乎的,引气后冲刷出经脉里积蓄的污垢味道着实不太好闻,好在喻文州哪怕促狭也不会嘲弄一个还没有大腿高的小孩儿,一时只说我去要点水来给你沐浴,禁制打下,这才出门往城内市集去了。

  黄少天小泥猴似的,也知道自己身上脏兮兮,他心里惊奇,等喻文州走远了听不见脚步声才一下蹦起来扒在窗口偷偷看他往哪个方向走,心想这狐狸精果然没有骗人,说带他修仙就真的带他修仙,他不是蠢人,刚刚运功下来已经觉得浑身上下暖融融的舒服,就连身体好像都轻了不少,伙计手脚麻利,也不多问方才下去要水的高阶修士是他什么人,左右是这小崽子的父兄一类,别人不愿暴露身份他当然也无意窥探,做生意嘛,最重要的就是识趣。

  黄少天从窗口走到浴桶前呲溜一声钻进去,小泥猴变成小泥鳅,泡得热水里滴了灵液,他舒舒服服泡在里面,浑身都泡得有点红通通皱巴巴,又让伙计换了一次水才钻出来,原来的衣服当然是不能穿了,十来岁的小孩子,就算是山野里长大的也知道不能随便遛鸟,好在喻文州回来及时,给他带了几套衣裳,居然还拎了一盒子点心。炼气一阶的修为,在喻文州这样的高阶灵兽看来委实跟凡人没有半点差别,背后窥视的小动作他当然也知道,不过倒没有怎么反感,是他带了黄少天下山,就要有始有终不会丢了他不闻不问,小孩子没有安全感是常事,回去的时候带些点心也是安抚,总是很好哄的。

  人靠衣裳马靠鞍,宝蓝色滚银边的外衫腰间玉扣收束起来,再蹬一双黑底滚银边的小靴,小蔫巴菜居然也有了点还没长开的丰神俊朗,总而言之,炼气一阶的小修士黄少天新鲜出炉了。

  

评论(10)
热度(388)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