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河。



  倘使世界上曾有一位惊才绝艳的少年英雄,那一定是刘昊然这个样子,他不是满面雕琢的那种好看,是篮球场上跳起来抢篮板的师哥,穿着球衣球鞋,抬手擦一把汗,把头发撩起来,露出一张英挺俊秀的脸,笑起来有点傻气,虎牙两颗,很腼腆的样子。再往前推几百年他就是门派里的大师兄,令狐冲那挂的傻小子,重情重义为朋友两肋插刀,有的是暗中仰慕的师妹和大把朋友,少年侠客的声名传遍一整片江湖。

  多好呀,喜欢刘昊然并不是喜欢一个明星,反而好像是喜欢了一个梦想,他太真实了,没有路线也没有人设,只是一个一开始喜欢在微博分享神奇机器人视频的小男孩,所以我爱他。他把和朋友拍的合照也发上去,不会修图,只会真心实意挥着手说下次再见,后来突然有一天好像就有很多人都知道了他,再往后这一两年刘昊然拍照就很少笑了,抿唇的时候脸颊看上去有点瘦削,眉毛深深浓浓,是很漂亮的剑形,果然啊,时间不光会让肉肉脸的小少年变成成年人,还会把脱胎于一颗星星的陨铁打磨成名刀,并不是什么坏事,他终于发出了本来应有的光,从星星变成了很多人的月亮。

  只是照片还是具有欺骗性的,他是一个天生的演员,永远能最迅速的进入很多种不同的样子,有的时候看山有的时候看海,可不管演了多少角色到最后他也只是刘昊然,我的小男孩远远要比他应该做到的更加明白通透,拍下很多细小的东西,一棵小草啦一辆自行车啦,不一而足,都很平凡,这一切在他的镜头下显得温存又善良,他本人也是如此。

  其实少年人面孔青涩,稍微点破一点艳色就有浓厚的荷尔蒙漫溢出来,从港风巨星到日本黑帮太子爷,居然又套上带铆钉的肩带,他似乎非常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也毫不吝啬自身的故事性,但参加访谈的时候笑起来还是无意识耸肩,非常稚气,好难和人拉开距离,然后看着他喝了一杯酒,回过神,哎,原来他今年已经二十一岁了。

  好像抱着杂志看余淮采访的高中年代还是昨日。

  他应该是一个梦,否则如何能够完全活成梦想中的样子,没有负面新闻缠身,阳光青葱,像一棵阶前玉树,萧萧肃肃地长成了英俊的成年男人,和他差不多年纪的男孩儿大部分都爱唱爱跳,可他不是。他不唱歌,也不太会,只是演戏,只是演戏而已。

  三伏天穿厚重戏服演戏,零下十几度的山上也能不眠不休。说这些不是要替他叫苦,小男孩儿不在意这些苦,只是想一点点摸索清楚他到底是怎样的温柔通透明亮,一位小神仙,腾云驾雾或者踩着剑从云上纵身而下,笑着对你挥挥手,说下次再见啊!

  好呀,你心里想,我们可以经常见面,每一天见你,每一天爱你。就算有朝一日他掀起碧波,碧波里的人不是我。

◎一位漂亮妹妹约的小短文,顺手写写,有点真情实感。

评论(12)
热度(379)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