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剑.7


  
  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就到了秘境开启的日子。

  黄少天御剑往山门前与诸位师兄弟集合一同前往,他已经适应了御剑飞行,再加上这两年个头逐步长开,看上去虽然仍是稚嫩,但身姿如竹,很有几分潇洒意气,喻文州则照例化为巴掌大的狐形蜷在他袖中,尾巴若有若无绕着他的手腕,收敛气息沉眠养伤。黄少天伸手托了托这便宜前辈的屁股,好教他趴得舒服一点,不知怎么又想起喻文州平日里似笑非笑觑着他的样子,一时心虚,闪电般缩回手,差点身形不稳要落下去。

  好在身边众人各有心事,倒也没有注意到他这点小动作,黄少天已是筑基期修士,不像炼气那般处处受限,神识亦能放开,毕竟开放秘境是件大事,周围议论纷纷,谈到的多半是这一桩,又说起这遗音秘境之钥分为四块,分别收藏于此间四大仙门之中,所谓四大仙门,其实不若说是三大仙门并一修仙世家,其中云氏一族称越云山,一家嫡系并旁系势力广泛,同气连枝,垄断了此方大世界东岸大部分的灵石灵兽生意,虽然本质上是修真界的商业世家,但人口众多,不乏几个元婴好手,云山主又有一金火双灵根养子孙翔,脾气火爆实力强横,二十余岁隐隐已是筑基后期大圆满的假丹境,突破金丹只差临门一脚。除去这云氏越云山,雷火宗皆为火属修士修习雷法,虽然人数不多,但宗主亦是出窍期,武陵门剑修居多不必赘述,桃仙教收容女修,教主更是木属单灵根元婴修士,人称桃娘子,虽然实力在这四门里看似是最弱的,但单灵根修士极为难得,桃娘子数年又连连突破至元婴后期,也并非易与之辈。

  这么些年来四大仙门一直四足鼎立,虽然不能避免为争夺资源私底相斗,但表面功夫总还是过得去的,其中云氏外姓难以入门,雷火宗功法暴烈,且需有火灵根傍身,桃仙教则只收女修,唯有武陵门功法温和,兼容各方修士,再加上有出窍期强者坐镇,隐隐有作为牵头者的趋势,开启秘境之处也挑在武陵山门前,仍旧是那块灵犀玉并玄武玉精雕成的太极阴阳鱼状中品灵器,此刻玉台范围更广,四周皆绘好了法阵。

  黄少天抻头瞧了几眼那阵法,虽然知道这是法修的活儿与他一介剑修无关,但他记忆超群,曾见喻文州亲手绘制过类似的法阵,不过更要精密繁复得多,喻文州目光一闪,似乎知道他心中所想,传音来说这是一种传送法阵,与他之前画过那种算是同系。黄少天噢了一声,等得无聊,又散开神识去听周围人交谈,秘境每次进入皆有固定名额,虽然遗音秘境是个五年就开一次的小秘境吧,但也有的是人削尖了头要往里钻,争抢名额的手段更是层出不穷,黄少天也是因为乃是五大高手之首亲传弟子才领了名额,要不然还要与诸位师兄弟赌斗一番,胜者才有机会入内,毕竟谁的拳头硬谁就是道理嘛,剑修大多如此简单粗暴,玩心计的不多,法修斗得才是头破血流,今日指认这个明日指认那个,凑到一处又爱嚼闲,提及黄少天多有愤愤不平者,但除了说他修为低别的好像也讲不出个所以然,毕竟他虽然是梁易春亲传弟子,但平日甚少出面,不去演武场同人赌斗也不掺和着要出去做任务换资源,常年山门禁闭,亲朋和仇雠一样少,几乎就是个隐形人,多半人只知道是三年前选进来的内门弟子,金水双灵根,给梁师叔挑去做了弟子,再往后如何便讲不出什么了。

  不过黄少天入门时只有炼气三阶,修道之路任重而道远,境界突破也非常困难,许多人不要说三年,数年都寸进不了一阶,终生只是个炼气期而已,就算许博远那般天资纵横之辈也直到三十岁上才筑基,筑基后便有二百年寿元,他又在一百岁出头突破金丹,得享寿元五百年,已是极难得的天才,想必黄少天如今也不过还是个炼气期罢了。

  黄少天听人议论他不以为忤,反而津津有味,左听一耳朵右听一耳朵,恨不能冲上去同人也谈论一番,周围也有认出来后立时住了口的,再仔细一看发现黄少天已经筑了基,又骇怕又惶然,转而去议论些旁的事,绝口不敢再提了。他不过才十三岁,修道三年已然是筑基修士,此等天分武陵门历代数下来也从未见过,日后不知要有怎样大造化,少年天才如此,能不得罪还是不要得罪来得妙。

  又瞧了一会儿,发现那些人竟都不再说了,黄少天还颇有几分沮丧,喻文州尾巴挠挠他手心,说你不必想太多,十三岁筑基的确是悟性不错,如此如此夸了一番这未来天才方能打起精神,看了一圈太极阴阳鱼四周法阵上除去武陵门这一角,其余三角也已经站满了人,雷火宗着紫衣,武陵门着蓝衣,桃仙教是香风阵阵的一群俏娘子,云氏越云山也来了一队白衣修士,为首却站着一人,身高昂藏八尺,红衣猎猎,举着一杆长枪极是威风,一张脸却端丽明秀若好女,谁知这好女似的红衣修士很不耐烦地用手中长枪捅了捅地,张嘴就没好话:“怎的还不出发,武陵门掌事人一路龟爬也该到了吧?”

  武陵门此行的掌事人当仁不让确是许师叔无疑,许是宗门有事交待,不知又在何处耽搁许久,好在正说话间,恰有一人身着蓝底滚银边华服飘然落地,长老门的服制,可不就是红衣修士嘴里龟爬的许博远。

  许博远倒一副好脾气的样子,朝那红衣修士略一点头,道我来迟了,孙道友见谅。又主动打出钥匙碎片,那孙翔冷哼一声,其余三门为首之人也同时打出手印,一时各色华光大作,法阵几乎同时被激活,黄少天只觉厉风割体,勉力运转真元护体居然还是剧痛难忍,如牛毛细针灌入四肢百骸,一时就要在重压下皮开肉绽,喻文州心道果然来了,使一门神通把四门弟子尽数卷在一处装在荷包里,一边还好闲地伸手掂了掂,遁行数百里后方才穿过那片漩涡。他神通一收,仙门英才们大西瓜似的滚了一地,各自爬起来四顾一周要寻那救命的前辈高人,喻文州早又变回去藏好身形,黄少天只好一拱手,说这乃是家师……家父传与我的护身宝器,诸位不必惊惶。

  为首的四名金丹修士形容好些,但也是灰头土脸,不少筑基前期已经经脉俱裂暴毙不治了,刚进这秘境人就少了一半儿,各各打坐疗伤,才发现刚刚哪里是什么厉风,分明是磅礴纯净的灵气旋,他们踏足此地也根本不是什么遗音秘境,更要广大数百倍不止,灵气也是浓郁如雾,恐怕地下盘桓着不少于十条三阶灵脉。

  
◎第二个熟人小孙出现辣,这里有一个年龄操作,因为孙翔实际上比黄少天小,但是设定需要,这里孙翔比黄少天大几岁,黄少天在所有人当中可能是最小的了……
◎虽然长得好看又能打,但还是好想给小孙买那个土味爆款T恤,正面印脾气极差,反面印全员恶人。

评论(7)
热度(274)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