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剑.8

  

  俗话说无利不起早,但凡世家大族攥在手里的一般都是些好东西,就算不能全部带走,从指缝里漏出来的那么些也足够他们受用不尽了,从来都传说秘境之中资源丰富灵气充裕,对修行大有进益,一行人直到现在才算实实在在有了些认知,只觉得此行果然是机缘,半途折损之人也没能带来太大的骚动了。这倒不是说修道之人情感寡淡,实在是因为修道本身就是逆天而行,与自己争,与人争,也与天意相争,争得一口气便有望得道飞升,与天地同寿,争不过也不过是投胎转世,但凡来世仍得灵根仙缘,未必不能还踏上这条路。

  灵气充裕不用白不用,黄少天此时没空再东张西望,方才他也受了些皮肉伤,吃了两颗丹药运功将养回来,看见许博远并其余两家仙门领头之人面色凝重,后头还跟着个臭着脸心不在焉的孙翔,这边许博远招手传唤武陵门诸位弟子聚到一起,雷火宗并桃仙教也聚集弟子,领头几人才讲了这一桩,道是他们进来此处根本不是遗音秘境,法阵有误,把他们传送到了别的地方,这种事情根本不能用巧合解释,只能说是有人故意为之,那人行事如此鬼祟必定居心不良,如此处心积虑总不能是想教他们得了好处,恐怕真正的目的是要置众人于死地罢。黄少天传音给喻文州:“你早就知道?”

  喻文州嗯了一声,又说不要再传音过来,此处众人修为尽皆高过你,恐怕被人拦截下来。

  实际上四门弟子一片哗然,哪里还有功夫去截黄少天的传音,有性急的弟子已然一抱拳问出声来:“还望诸位前辈告知我们所在何处!”喻文州伏在黄少天袖口闲闲一抬眼望过去,只见此人身着紫衣,应当是雷火宗弟子,平常恐怕也是直来直往的性子。他方才教黄少天不要再传音,此刻自己倒是又传音道此地恐怕是遗音秘境内围,名唤遗音仙府,这些年来身在武陵门,他也不曾空闲,神识早把宗门内藏书阁和种种秘辛尽皆窥探,如果遗音秘境只是个五年一开的小秘境原本无须四门共同保存,实在是因为此处秘境是一座出窍期修士的洞府,后被高人炼化成为芥子世界,若用门派作比,遗音秘境只是外门杂役弟子所居之处,而真正的仙府,炼成以来还未曾有人踏足过。

  黄少天心里惊涛骇浪,也顾不上同喻文州计较传音不传音的事情了,原来数年来众人趋之若鹜的遗音秘境,只是个看门的院子!

  许博远是金丹后期,在此地修为最高,还算他颇有几分见识,方才同众人解释的也是这样一番话,只是不能尽皆确定,还需得往后探察。那边越云山云氏弟子也听孙翔解释了,四门弟子都有些心中惶然,出窍期大能的洞府可不是说着玩的,他们之中有些门派倾一门之力也不一定有如此雄厚的积累。不过既然能走到这步,留下的人也不会是吓大的,惶然不安之后便是兴奋,出窍期的东西,带走一样也够受用不尽了,思及此处,哪里还有退缩的道理?

  众人都说身上伤势已经无碍,许博远心下明了,就坡下驴道既然已经无事,也不必在此地空耗时间,可往前一探。众人心内欢喜,又是附和,却已无人追究方才为何遇险之事了,许博远却是忧心忡忡,传送阵在武陵山门前,由武陵弟子一力操办,更不会有其余三门弟子混入其中,想悄无声息置他们于死地的也只会是武陵门内之人。这一桩原本是极为风光得脸的差事,此人是想要了许博远的姓命,就算他能拼着一口气赶回门内也必定境界跌落,何况四门弟子尽皆覆灭,从今往后他便再也不能是武陵门的第五大高手,只能做一个背负骂名的落魄罪人了。

  是何人如此阴毒?答案似乎呼之欲出,毕竟山门前的法阵就是绕岸垂杨带头绘制的,临行前又使人绊住许博远,让他没有时间检查阵法就匆匆出发,要不是黄少天不知用什么法宝救了他们一命,恐怕今日之事已成定局,他苦笑一声,也不知该不该腆颜自夸一句吉人自有天相。

  黄少天反应过来方才被喻文州作弄正在气闷,下定决心一路都不同他说话,谁知没走两步就被孙翔从后面赶上拍了肩膀,喻文州眯了眯眼,正看见他一只手哥俩好的搭在黄少天肩膀上,虽然脸还是很臭,黄少天回头看见也吓了一跳。其实孙翔倒不是来找茬的,只是堂堂筑基后期大圆满假丹境修士居然被个刚刚筑基的小子救了,难免心里有些郁闷,好在他虽然脾气暴烈但并非不识好歹之人,救命这恩情,他是承了的。一时也不多话,从怀内摸出一块似玉非玉的晶体丢给黄少天,说这是金元子,炼成丹药服用可提高三成结丹概率。

  这东西原本是他养父寻来要为他做结丹助益所用的,只不过孙翔自负修为,知道自己没这东西也多半能结丹成功,他不是什么婆婆妈妈的人,也懒得论情义,此时索性就拿此物出来还了黄少天的救命之恩。

  金元子,好东西啊。其实黄少天在此地修为最低,原本不应该收了这类贵重物事惹人眼红,只不过他有心想问喻文州,又赌气不肯传音,还是喻文州觉得好笑,开口说不必害怕,他给你收了就是。

  孙翔哪知道他这些内心戏,还以为黄少天本身法宝不少,磨磨蹭蹭是因为嫌弃,本来很臭的脸色就有点越来越臭。好在黄少天及时客气一通,说什么此物贵重晚辈唯恐不能护住,还是前辈留着自用的好。孙翔一听好嘛这小子是害怕惹火上身,很大哥的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把他往怀里一搂,说:“你这人胆也忒小了,叫你收你就收,我看看谁敢抢,你这一路就跟紧我,我自当保你平安回去。”

  说完这通话孙大哥自觉很有面子,前辈尊严找回来了,脸色也好看了很多,黄少天心情也不错,深明大义没再跟喻文州计较,开始有一茬没一茬传音骚扰,谁知喻文州根本不搭理他,就往那一趴,好像是睡着了。

  不会这么能睡吧,黄少天神识散开往袖子里一看,一双狐狸眼黑沉沉睁着,原来没睡,那就是懒得搭理啰!

  

评论(6)
热度(277)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