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剑.9

  

  黄少天伸手挠了挠喻文州的狐狸尾巴,先前想七想八,现在看见他反倒精神懈怠,心知只要这狐狸师父还在就不会有什么顶要紧的事儿,喻文州本来也不多话,前辈大能么,高深莫测才正常,他难道还梗着脖子去争这一口气?当年不过是一时恻隐把喻文州带回去给了一口并不好吃的饭,喻文州就能带他修道,拜入仙门,从一个养鸡的小倌儿一跃成为此方大世界巨擘三品仙门里的元婴弟子首徒,何止是今非昔比,恐怕在凡人看来已经是平步青云,按理说,要报恩也做得足够了。

  但黄少天居然一分一毫都没曾想过他们或许还有分离的一天,大抵年纪小依赖心也强,可他从不觉得他在喻文州身边一直只能做个附庸,他必定,必定可以有一天和喻文州并肩而立,甚至于保护他,替他修补神魂,而许多人一生也无缘金丹,更遑论更高的境界,直至喻文州这样的大乘期!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别的什么,总而言之,黄少天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就好像他知道自己的修道之途不过刚刚开始。

  心境波动,再加上秘境之内灵气充裕,丹田里真元流转,少年意气如云,更负情义,身周灵气如彩练鼓荡不绝,群山环抱之中万剑嗡鸣,金铁之声应和,竟然隐隐又有了突破的势头,喻文州感觉到波动抬了抬眼,隐约也觉得有些诧异,大抵没想到黄少天这么容易就又突破了。

  只是究竟什么样的人突破一个筑基小境界就能引来如此天象?

  不,不是天象,这种剑气纵横金铁嗡鸣的声音,是剑冢!出去探查的金丹弟子也已经回来了,他从一种似云飞云光芒耀目的法器上一纵而下,道是此方仙府四面群山环抱,恰巧围住中间一座洞府,洞府拔地而起,极为高大广阔,几乎壅塞满了这一整个空间,四檐八角缀铜铃,形制殊异,共同点是每一件都至少是上品法器,合起来更应当是一套中品摄魂铃,却不是仙道,乃是魔道之物。洞府后山有一剑冢,方才狂风大作,名剑曳地相击,难道都是在应和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

  此方仙府,却是仙道大能遗留无疑,那套魔道的中品魔器大抵是用于防卫洞府所用,四面的山虽然也是雄伟巍峨,却通通没有山精地魄,换言之是四座死山,经炼化也放置于这一方芥子空间里拱卫仙府,如此天工巧笔,如此手段,单是外围都这么极尽工巧,更不知洞府之内又是什么样的光景?不提旁的,好东西是绝少不了,进来这一趟算是来对了。

  黄少天那边正到突破的紧要关头,孙翔脾气虽坏,心地倒委实不错,居然屈尊就地坐下给黄少天护法,耳目众多,虽然喻文州想直接变成人形掳了黄少天去寻个山洞安稳突破,也免去这许多麻烦,可黄少天能出一次风头,总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做个出头的椽子,毕竟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不谈其余三门众人是否会因此生出觊觎之心,单是武陵门内的自己人就极难应付,小鬼难缠,哪怕喻文州是大乘期妖修,可毕竟神魂受损又不可能片刻不离跟着黄少天,权宜起见,麻烦些也就算了。

  剑冢内万剑齐鸣的异象并没有持续太久,黄少天的突破也很顺利,他周围罡风鼓荡,周身大穴如长鲸吸水,将剑气自四面八方引来并盘桓于身周,几乎形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茧,缠绵密集又锐不可当,他的血肉被不断割开又愈合,风眼处的喻文州叹了口气,心知今天这风头再不想出也还是出定了,索性仗着茧内难以窥探,直接化成人形在黄少天身侧坐定,打出一套聚灵阵便宜他吸纳。

  喻文州的袍袖被风吹得不断鼓荡,像白鹤腾空扶摇而起,真元堪堪又在衣衫破烂的少年人身周环绕,形成了一道温柔而不容抗拒的屏障——这是防止身周有人突然出手偷袭,突破关头难以防备,就算有刀枪剑戟也只能生受过去。黄少天此时在剑气中血肉有损倒并非什么坏事了,毕竟名剑渴血,要开刃必定少不了这一遭,修道之人不比其他,肉身被反复锤炼只会愈发强横,对他来讲是有利而无害的。

  突破持续了大约三四个时辰,秘境之内不分日夜,只有朦朦胧胧一片灰白色天幕,黄少天神清气爽睁眼跳起来,发觉自己衣不蔽体,浑身都被剐得挂满了破布条,他堪堪过了十四岁,身量见长,已经算是个少年人,仙门之中的风仪也学了个八九不离十,至少知道平常绝不能赤身裸体大咧咧遛鸟,尤其是当着喻文州的面。

  他衣服破得不成样子,喻文州当然不能继续藏在箭袖里,黄少天东张西望找了一圈,发现像他一样突破的人并不在少数,毕竟秘境里灵气浓郁,冲破了关窍也很正常,因而众人还是聚集在此地等待休整后一同出发,黄少天从储物戒里拿了套衣服到偏僻处换了,正在系腰带,望见喻文州慢悠悠从他身后绕出来,手里还把玩着一节黑不溜秋的木头,黄少天定眼一看,发现那截木头已经被雕成了一支簪子,寥寥几笔云纹,倒是极别致的男子款式,他心里一动,开口道:“送我的?”

  喻文州眼中含笑,说:“还未道贺你成功突破,等得无聊,索性做个小东西给你。”说完也不递给他,径直走过去给黄少天理顺头发,又梳了一个髻,就用那支簪子别上了,两人携手走了一段,黄少天心不在焉,不知喻文州为何不用术法,反而要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在地上走,快到人前时才又重新变回兽形照例趴在他袖子里,尾巴绕一圈缠上去,又像是在闭目养神。

  休整之后一行人继续往前走,各有神通术法赶路,黄少天踩着灵剑赶上去,脸上反倒怔怔的,被握过的那一只手心发烫,像是出汗了。

评论(6)
热度(315)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