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剑.10


  乍看不觉得,其实这秘境之中广阔非常,纵起法宝穿溪越林了半日也不过才将将望得见拱卫洞府的四山之一,山头高而峻拔,岩从林立,却又不像针刺般密集刻薄,反倒各自疏疏朗朗指天而去,虽然已经没了山精地魄,但一山岩丛犹似披挂万剑,如此险绝,杂草修木都难立足,青苔反倒颇有一些。

  一行人大多是金丹往下的修为,辟谷也根本谈不上,到了时辰还是要用饭的,黄少天先前突破颇耗费了不少精力,早已疲乏肚饿得很,他同喻文州一处时从不准备辟谷丹,那东西一粒黄豆大小,寡淡无味得很,虽说修道之人不应重欲,但饿了想吃热腾腾的饭菜好像也不是多过分的事儿,所以许博远一说要停下来休息,黄少天立刻一马当先钻进林子里拎了两只肥兔子架火烤了,他身上辟谷丹是没有,怀里一摸居然还有五香胡椒面儿,洒一点香得不行。喻文州早已辟谷,但灵兽也是兽类,吃食上不像人修那么寡淡,只不过出门在外未免麻烦多半是省了。

  闻香而动的还有孙翔,他再怎么假丹境毕竟也还不是金丹,又向来不会压抑自己,一径也去打了只一阶灵兽剥了,往黄少天的烧烤架子上一搭,满脸写满了你那作料也给我放点儿。他俩算是一见如故,有点脾气相投的意思,这会儿有吃有喝,好得简直像是亲生兄弟。黄少天也不是冷淡的性格,话还很多,他一边有一搭没一搭讲着话,一边给孙翔猎来的土灵猪翻了个面,烤下来的油滴在火上,火苗此起彼伏地一窜一窜,把冗余的肥肉都燎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部分油黄发亮,孙翔一口气吃了半扇,黄少天也撇了只腿下来用叶子包着埋头大啃,两三天来就吃了这么一顿饱饭,吃饱喝足的舒服简直没得提,周围就没有这么平静了,人群——准确来说还剩下二十来个人隐约有些骚动,因为几个修为高的金丹都失踪了。

  许博远倒是还在,桃仙教为首的一位紫衣娘子也仍然同其余几位女修一道在此打坐,只是雷火宗打头的人已经没了,一宗之内的人去了小半,众人一路走来未曾遇险,不可能是突然间遭遇不测,这些人多半是先前遁往洞府,好去分那新鲜的第一杯羹,合计下来各自心知肚明,一个形容高挑纤细的美貌女修冷哼一声,也不避忌,直向为首紫衣女修道:“姐姐,与他们嚼弄这许多作甚!既是雷火宗那匹夫先不守规矩,我们便是现下去赶上也没人说得出甚么。”

  紫衣女修舒可怡倒是脾气不错的样子,听到舒可欣这话也不反驳,对许博远一拱手,说:“好教许师兄知道时间宝贵,我等也不在此处磋磨了,秘境还有小半月关闭,自然要抓紧时间寻些合用的东西才不枉来这一趟。”

  许博远抱拳还礼也不多言,君子端方,哪怕像是被下了面子也还要嘱咐一句多保重,如此原地就只剩下七个武陵门中人并稀稀零零二三个个修为低末的雷火宗人,方才跟着孙翔的几个云氏子弟早不知何时先走了,孙翔一人大马金刀坐在黄少天身侧,红衣猎猎,倒好像是混不在意的样子。

  黄少天吃了肉,武陵门中人也各休整好了,索性也不多耽误,继续往洞府去,许博远来问过一次,孙翔挥手说大丈夫一言九鼎,说要把这小子好端端带出去就绝不能食言,他神色坦荡,喻文州也在心里赞了一声,想这孙翔倒是可以相交的,黄少天浑然不知喻文州的考量,满心只觉得孙翔身量太高,二十岁上的青年修士居然已经高过九尺,倒是相貌堂堂,可惜半点没心机,居然放心让这么一个萍水相逢的小子近身。当然,按孙翔的性格其实还很有可能是自负修为并不觉得黄少天能对他有什么不利的地方,黄少天就那么一路就那么被孙翔提溜着往前走。

  本以为还剩一小段路,谁知望山跑死马,接连几日操纵灵剑也浪费真元,喻文州本来可以袖子一卷径直把黄少天带了进仙府,但还是让他这么慢慢赶路,为的也是一份历练,秘境的意义可不是几样合用的宝贝就能概括的,更重要的是磨砺自身,也能拂拭道心,对破除心魔有助益作用。紧赶慢赶了有半日才终于到那座山石料峭的洞府屏障底下,仰头只觉山高千仞,面前更有一道深幽裂谷,谷底黑沉一片,却又有灼热火光若有似无翻滚上来。

  “是赤松草……”雷火宗弟子之一惊呼一声。

  赤松草乃是一种高阶灵草,火气极精纯,对火属修士极有裨益,年度越长功用越大,一般与异火伴生,也就是说这种珍贵的灵草都只是次要,有这种草的地方就一定会有异火。孙翔神色一动,毕竟异火难得,若能收服一种对他日后功法修炼必定助益极大,只是先前那些雷火宗弟子不可能没有发现此地,既然发现了,为什么无人采摘,是能为不够遭遇不测,还是正在谷下打斗争夺,无论哪种对孤身一人的孙翔来说都不是太乐观,好在刚巧武陵门同行的另一位金丹三灵根修士也是粗火灵根,修习火属功法,此时亦有些意动,好东西难得,就算自己用不上,拿回宗门交换别的物资也是好的。

  这么一合计就都答应去谷底下探探,黄少天一本正经,说孙前辈不必挂心,我们一行同去必不会有什么不测的,孙翔点点头,心想他之前用过一次的那护身神通的确强横,就算打不过保命逃走也绰绰有余了,谁知黄少天哪来的什么神通,此时正在传音跟喻文州讨价还价,说也想去见识见识。

  喻文州叹了口气,心说黄少天还真会给他找活儿干,他一个粗水灵根哪有必要凑这种热闹,恐怕想见识见识也是假的,还是为防这脾气相投的新朋友遭遇不测吧。

  

◎黄少天哪有啥保命神通,只有一个能保他命的喻文州罢辽,罩黄少天还不够,还要罩黄少天的朋友,喻队辛苦了。

评论(12)
热度(316)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