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月。


  人物理解毕竟很片面,但是要写下来也是长久习惯,毕竟相隔纸页,呈现出来才让人觉得终于离他近一点,林林总总各种人物,大抵可以一概而论,可无情又不一样,他天生有点疏淡的冷感,到底还是人如其名。

  其实再早几年看少年四大名捕的时候就很喜欢他了,无腿行千里千手不能防,大概多半九零后都很熟悉,那时候看东西断断续续的,电视剧隔两天看几集好像也不觉得剧情对不上,看书空泛泛扫过去,喜欢看打架,不爱看爱恨情仇。可无情这个人又有不同,别人都有爱恨,他是抹消了爱恨只剩下情仇。无忧亦无怖,挺好的,是英雄豪杰,但很容易让英雄主义小孩忘记他其实只是个双腿被废的荏弱青年,盲目崇拜起来,好像他一身功夫都是理所当然的,他天生会这些。

  或者的确是这么回事吧,一直以来他的设定就是广受敬仰,大家敬他畏他,是求神拜佛那一类的敬畏,恨不能给他塑一尊泥塑金身拜一拜这大捕头的天赋神通。可无情他毕竟不是神啊,他是个人,肉体凡胎,曾经那么无助的趴伏在地上,却不肯求人救他一命。

  骨头太硬了,怪不得要敲碎。

  后来接触到遇见逆水寒,本来觉得不好,毕竟小助手制作组一看就穷穷的,立绘也有一股2015年网图风格,玩下来觉得其实很用心,可能还是情怀作祟,第二章无情刚出手打出暗器的场景的确有筝鸣,绵密不绝,像命定相遇,一片空寂里他的声音远远荡过来,很武侠。又做活动任务攒到一张无情的封面图把原来那个古早味乙女风的封面也换下来的,打眼一看过去,好像这么一个穷穷的小助手真的成了正经武侠游戏。

    前两天刷了一趟重置,情节又改了不少,我从看见小盛崖余的薄唇细长眼开始兜不住眼泪,常规情况下应该已经开始看相,分析得出这样的长相淡薄无情估计不是个好人,可他分分明明就是又冷又俊的一副眼眉,唇珠还很稚气,画师画得好,果然是他。坐在轮椅里朝着三清山顶望过去却什么都做不了,他从这一刻完全知道自己已经是半个废人,也好像一下从泥胎金身的神佛像里跌落下来,坠在凡尘里打了个滚,表情茫茫的,终于剥离成一个真正的少年,满怀不甘,曾经也爱过。

  很多细节,他在这里好像化身千亿,是街头巷尾口耳相传的无情神捕,也面如霜雪冷声说过“你是什么东西也配定我的罪”,是京中小楼里的一盏运筹帷幄的灯,随时疏离又警惕,牙间咬着乌金梭,但也会怕她梦悸去折一枝花,轮椅手柄里藏着小人儿,偷偷做好了一年一年的生辰礼物,却不敢送出去。

  乱七八糟讲了很多,交错混淆,也不知道说的是哪个无情了。只是书页里那个毕竟已经离得太远,不像游戏里的这一个月牙儿,有清辉灿烂,皎洁温柔。其实仍然都是他,都是那个最不可能做捕头偏偏做到了四大名捕之首的人,明明最有情有意却被人称作无情的盛崖余。

  那就当是做梦吧,谢谢这个穷穷的还在内测的游戏小助手造了一个梦,无情可以有情,那我梦中斗胆,是不是伸手也可以追月。

评论(3)
热度(257)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