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剑.11


  赤松草生在崖底,站在山岩高处都能感觉到底下热浪滔天,精纯火气滚滚翻腾上来,像一锅煮开了滚出一层浮沫的汤水,还有一线腥臭血气裹在热浪深处,黄少天一个粗水灵根,又是对杀意敏锐的剑修,对着这股子滚烫的邪气当然舒服不到哪儿去,忍不住眉毛一皱,整张脸也跟着苦巴巴的皱在一起,他刚刚在喻文州那儿没能讨到好,被不软不硬说了两句,平常话挺多的人,居然还就是不敢回嘴。

  也不能怪他,喻文州境界高出他太多,本来举手投足之间自有威压,可惜黄少天也向来是横冲直撞左右横跳,不作一作怎么知道我真的会死,要不是有人给他兜着,估计武陵门的天都能给他捅个漏,最险的一次他区区筑基期进剑阁就敢闯去碰天阶功法的禁制,结果被绝强杀戮剑意绞杀得神识只剩一线,喻文州当时又正闭关,梁易春对徒弟是放养式散养,该给的资源一样也没亏着黄少天,可他本身事务多,当然也不可能随时看小孩一样看着他。黄少天半死不活趴在地上把喉咙里咕咚咕咚冒出来的血又全咽回去了,拖着一肚子断骨头碎肠子爬回的洞府,一身的杀气和血气,喻文州闭关里被禁制震醒,还以为有什么邪魔修闯进了武陵门,结果神识往外探一探,只看见一个血葫芦样的小孩半死不活扒在洞府门口。

  ……

  回忆很短暂,后果也很惨,喻文州一通操作,从此黄少天见了他就像见了失散多年的亲妈,不敢造作,再也不敢了,好不容易断骨续上救回一条命,又被巴掌照着屁股打了一顿,还不让真元护体,黄少天撅着人造小翘臀在床上趴了好几天,眼看着喻文州吃肉,感觉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从此之后也不敢在心里管喻文州叫狐狸精,山野长养的滑头脾气好像被收拾没了,倒是安分沉稳不少,不过话多倒还是没怎么变,好在喻文州只要他脾气端方不走歪路,倒也并没有逼迫他压抑天性的意思,活泼外向当是好事,道途艰险,而修道者寿元悠长,能肆意谈笑的也只不过是短短一段少年时代,时光飞纵,眼睛眨一眨就没了,何况日后年少相识难免凋零早夭,天资愈好愈要受道心打磨,脱离悲苦无忧亦无怖,总是要担无边寂寞的。

  喻文州深谙宜放不宜收,虽然已经是此方大世界里顶尖强者的修为,大部分时候看上去反倒实在像是个容易拿捏的好脾气,面人儿似的。对半大小子又多半讲不通道理,能让他受点皮肉苦知道悔改,总归比哪天无知无觉就没命了来得好。

  至于黄少天会在道途上夭折这种可能性,喻文州也设想过。他向来长于推算因果人心,慧极必伤,到如今不过只得这么一点乐趣,像养一丛花或一只鸟,只要他愿意,兴之所起自然有无数灵药催灌,必要时哪怕出手遮蔽天机逆天改命也总能保住。修士要合道,所合的道就是自身所择的道路,是一身气运所系,端看能不能通向无上大道殊途同归。喻文州天生神魂荏弱,所求便从来不是无上武道与天地争,他合的道是无争,但不争到了尽头便是大争,从前此道中人无争中牵系的大争无一不是命门所在,如今他要无欲无求空明清寂 ,黄少天就当是喻文州命宫里拼杀出来的一点变数。

  黄少天毕竟不是一丛花,也不是一只鸟。把大道枢纽牵系在一个人身上太过冒险了,哪怕这个人修为微末,但人毕竟和万物不同,人为情根,主一情引动七情,到那时喻文州怎么可能还是不争?他到底还是不明白。

  天生灵兽气运如龙,他二人至此早已同气连枝难以割舍,而黄少天尚且年幼,稚儿懵懂居然也堪成为一种无知觉的残忍,他不惜命,喻文州却不能不惜他的命,好在黄少天也是一副赤子心肠,早把喻文州当成了真正的师父,尊敬爱重难以言表,这一向的栽培护佑总也不算是辜负。

  喻文州垂眼笑了笑,也不再和黄少天多说什么,仍然是大袖一卷带众人下到崖底,略施了个障眼法叫人以为这袖里乾坤还是之前黄少天声称的那一项保命神通,孙翔跳下来腾挪几次潇洒落地,一行人心里都在偷笑,但也知道这的确是身法诡谲实力强横的表现,倒也并不敢轻忽。定定心神放眼望过去,崖底空间极广阔,这山崖竟然是个上窄下宽的半葫芦形,从上看只争狭狭一线,下来之后却是别有洞天,何况草木繁盛清凉扑面,方才滔天的血气火气尽皆都消失不见了,只有一片看似毫无危机的小树林。

  雷火宗两名弟子气息暴涨,转眼都已经是金丹小成,再转头望过去,许博远并几个武陵门弟子都已消失不见了,此地只剩下孙翔和黄少天两个人,还有雷火宗来意不善的三个弟子,孙翔不耐烦:雷盛你捣什么鬼,又来这招想暗算你爷爷?雷盛狞笑一声,搞得他那张丑脸更有种造作的反派气质,活像一个十八褶子皮薄馅儿多的狗不理包子,面皮底下还微微泛起一点油光来,他实际上是宗主嫡系里不大起眼的一个儿子,天资一般,修为低末,无数资源催灌下去也只不过勉强筑基,身边这两个弟子倒是修为不错,只可惜雷盛这厮心眼和本事一样小,给他当走狗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就是了。

  喻文州传音说崖底有传送阵,许博远那几个人是传到其他地方去了。黄少天听完顺手捋了一把狐狸尾巴,现在局势就很分明,是这几个歪瓜裂枣的雷火宗弟子想暗算他们,两个金丹一个筑基对一个假丹一个筑基中期,怎么看都是他们这边必死无疑,黄少天倒是完全不慌啦,他一边心不在焉听对面放狠话一边凑过去问孙翔,这个雷盛是不是嫉妒你长得帅啊。

  孙翔脸色一下好看了很多,这个马屁拍得到位,让他整个人都舒服了。雷盛也的确是其貌不扬,按理讲修雷火大道的人就算不英俊也应当面貌端正,有浩然正气,他倒好,长得一团腌咸菜似的,好像身体力行昭告天下:对啊我就是没安好心!狠话还没放完,黄少天抠手指,大概了解对面这三个人是要弄死他们,还要用一种蛇涎果毒让孙翔神魂俱灭永世不得超生——黄少天属于添头,买一送一。

  秘境里毕竟时间宝贵,总共开放这么几天哪有时间浪费在这,喻文州不负众望迅速出手,地上窸窸窣窣抽出几根细藤把这三个人困在草笼里,一时三刻就都化为血气,连个尸身都没留下。孙翔也不是不识时务,抱拳对喻文州行了个礼,还没来得及开口问话茬就被黄少天接过去,说这是一位前辈大能偶然与我结缘云云,平常都在修养疗伤,关键时刻或可救我等一命,也是我真正的授业恩师,名叫喻文州。

  孙翔其人耿直可交,并不怕他泄露出去,何况他见喻文州形貌早已信了九分,大概看出灵气雄浑纯净,气度如清风朗月,双眼却极黑极沉,像有无数推衍变化盘桓无尽,隐有造化之机。不能和他对视,就像不能对视一片海。

评论(5)
热度(331)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