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联网 11.25

  啊,互联网社交的保质期真的很短暂,我不觉得我是一个格外无情的特例,毕竟四五年,没什么交流,但当初密密切切头靠头鬓贴鬓咬耳朵根儿说的话,十几岁的小女孩信誓旦旦的情分还仍然记得,不是没有感动(或是自我感动过)但终于在几年间脱水成方便面蔬菜包,橘黄黑绿混杂一起,就算温吞水勉强泡开,也早已经完全没有了当初表皮底下鲜甜的香气,大抵女的年纪越长越会心硬如铁!我总觉得我真情实感过的,现在想起来都像是梦一场,藕断丝连,莴苣皮和芹菜帮子,咬一口都拉丝,叫人牙酸那样儿的不痛快。

  说出来不怕笑话,社交真的太难了,我除去几张归父母保管的幼儿园合照甚至没有其余关于同学时代的记忆,小学毕业时候教所有考上当地最好初中的小孩留下联系方式,称作优秀校友,以后也好互通有无,这简直是我对成年人世界感觉到匪夷所思的开端。后来上初中了,拍毕业照在体育场旁边,我暗恋一位女同学,行为极其变态,把毕业册子上她的大头抠下来,出校门就把剩下一本都扔了,高中更加糊里糊涂,简直不记得什么时候拍的毕业照,大家敷敷衍衍地聚一聚,都是心思浮动的女孩儿,又敷敷衍衍的散了,年前回家逛街买鞋,碰见初中初(暗)恋女同学,只见她刘海儿也没了,穿这件紫红袄子,白倒是白,但已然发福,我相当幻灭,一路走回家一路想着当初抠下来的大头放哪了,发觉自己其实也没怎么上心,不知道扔在哪,随手一抠就完事儿了。

  朋友也真的很难谈得上!跟同学出去就说是同学,哪怕是关系好的,毕业后我去过她家,热情洋溢留了联系方式,也终于没再联系过,打招呼让我觉得尴尬,我意气风发高高兴兴换衣服打扮一下出门,四处溜达一圈回来,不敢碰上熟人,闻到熟人的苗头恨不得绕路八十里低头不相识,寒暄还要赔笑脸,哪有这么亏本的活儿?

  总归适逢其会,到什么地方就有什么地方的新朋友,往日相识就默契不要多谈,反而是网路社交还更稳固,每天总要讲上一两句,许多年过去了,居然还有一直没有失散的称得上朋友的人。好难得呀,但大部分终于还是相见不相识了,偶尔从对方已经改换了的面目里窥知一点当年的影子,除此以外偶尔朋友圈点赞,有些今天吃火锅,有些已经干了微商。

  人际关系总是这么不尴不尬,昔日好友生出疲软的根系推销或者发广告,我常常觉得像卫生间里搁塑料盆洗脚,冒出来那点热兜不住三面瓷砖墙走漏的冷气,脚底下踩着也是虚的,盆底贴地,水只能浮在脚面上,除此以外只能接触到一片冰冷的无机质。

  怎么办呢,谁又容易了,早在小学毕业纪念册上就影影绰绰暗示过的东西,如今迎来了更隐晦绵密的反扑而已,总归我当时和现在都不愿意接过织网的毛衣针,道理很容易懂,但早熟和早死息息相关,能做一天小孩子就再做一天的,就算情分最后变质到腻滑世故了,还要掐断吗?至少收场漂亮。但每每斩落最后一点关系之前还是要讪讪收回手,再留一留,相交没有淡如水,只会冲散忘记。

  其实现如今也很不错了,总归希望大家都过得好,要大吉大利发大财。

  苟富贵,就相忘吧。

 
评论(7)
热度(259)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