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冬之后少梦,睡觉黑甜,也更愿意花栗鼠剥坚果一样,没事坐下倒杯热水拨拉拨拉稀薄或者清楚的记忆,没事吃两口,好像人生就不是太乏善可陈似的,实际上这二十年我活得狗屎稀烂,但偶尔刷微博刷到一些成年人辛苦的言论总是没有什么认同感,可能本质还是游离,旁观态看待或者记述一些事情,也顽劣,不愿意轻易接受别人的思维导向,我偶尔提醒自己二十岁已经成年了,偶尔恨不得拱回被窝吃糖,但终于还是不能够!

好像来自处女座父母的基因逐渐觉醒,我神经质地排除一切异物,床终于成了只睡觉的地方,烟灰缸再也难以登上床头柜,很无聊其实,每天有大把时间盘算一些事情,但是毕竟要考研,就连网路社交写故事都罹患被害妄想症,唯恐祸事正在暗地里击鼓传花,恰恰轮到我。

但无聊还是无聊,撒着欢讲屁话好像也能派遣一点,一面还是有点普适意义上的怅然若失,曾经眼熟的读者很多也找不见了(或者是换了ID也说不定)不过来来回回也没什么好说的,新朋友老朋友,总有那么些人欢聚一起,大家围着火堆聊天儿讲故事,就很好。

当然,有人愿意一起说说话就更更好。

无聊也是人类的顽疾,只能自己愉快一点了,人间总归很不错,桂花藕值得,狮子头也值得。

 
评论(23)
热度(224)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