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永远住在这里。



     今天刷到一个视频,是各种几年前的流行歌,当然现在看上去已经老掉牙的,五分多钟看下来,发现我都会唱哎,二零零几年我爸辞职回家开过一个唱片店,我跟着他在塑料小桌子上吃土豆片炖肉,音箱一边一个,放的就是两只蝴蝶。

    后来跟着我妈去广东,租在筒子楼里,一条街都是各种卖衣服卖吃的,有一家十元店有大喇叭,每天除了十元十元通通十元放的就是爱情买卖,我在窗户口写作业就喜欢竖着耳朵听,隐隐约约能听见,节奏很强,其实会忍不住跟着哼哼,一个人也算是娱乐活动。

    本来都不是印象多深刻的事情,歌也早就不流行了,好多年没再听过,但是大概记忆真的和气味和声音都息息相关,就这么简单的几首老掉牙的歌就能把一个童年完整的串联起来。哎,那个时候我爸爸还很白呢,结婚照摆在柜子顶上落灰,我蹲在地上玩发条青蛙,抬头就能看见白的婚纱和黑的西装,背景倒是喜庆的大红,我妈妈戴着珍珠耳环,爸爸戴着眼镜,有种文质的秀气。

    现在当然早就不了,早年间他辞职回家做生意的时候被人骗去云南,回来的时候黑得像颗土豆,我妈脾气不好,踢着垃圾桶打转,我跟我弟弟毫无眼色,在客厅里互相追着乱跑,我正在换牙的时候,不巧第一颗门牙就是跌在瓷砖上磕掉的,这件事在家里长久作为笑话我的把柄,直到又吃了一颗奶糖黏掉智齿作罢。

    他们俩第一次闹离婚的时候我带着弟弟去了公园门口,两个人坐在矮杠子上心里充满离愁别绪,心想以后我们就不能再见面了,然后花五块钱一人买了一个肉夹馍,晚上还要去上补习班。

    肉夹馍怎么才两块五毛钱啊,想想简直难以置信,肉夹馍店里放的是死了都要爱,那个时候信乐团和五月天刚刚开始在学生里流行起来,分班考试的时候课桌上用小刀刻满了歌词。

    回忆都是这么自由散漫的,我也就一直这么随心所欲自由散漫的长到了今天,做什么事情都是随随便便的,并不是很讨喜的性格,听歌的方向也从走在大街上随便听一二多的流行歌变成上初中跟着同班小女孩用mp4鬼鬼祟祟听古风歌看言情小说,到后来就是光明正大插着耳机,听了很多歌,到最后走在路上听到声音可以说出名字。

    今天晚上真的好巧啊,又看到了一张林夕和黄伟文的合照,林夕戴着眼镜,看上去反而有种腼腆的少年气,但是面孔已经很老了,黄伟文长满胡茬子的下巴像颗猕猴桃。(这个形容让我想起之前看过安妮宝贝形容的蟹壳青的胡茬子,也是初中回忆了!)

    这段时间很忙,但是过得很不错,我又重新有了喜欢的人,这样说起来好像很幼稚,其实我已经二十岁了,但还是跑不了的非常幼稚,可能是缺少约束,很难面面俱到的思考一些东西。不抽烟了,也很少熬夜,偶尔才写东西,也知道写得不好,反而更不愿意推敲,打字又快又急,像是要去打架。

    哎,我还是这个样子,像一颗闷声不吭的人形二踢脚,自己炸个响儿给自己听,写这些东西也是。

    我外公也去世啦,可是我没有回家。

    今天情绪实在不高,想七想八到大半夜。抄袭这件事情早就一说再说,但小女孩是有权利犯错误的,我也不能因为一时的急于求成去苛责她,毕竟她还有大把时间走回正道上去,以后可能会比我要好。这种事情我林林总总遇到很多,每次也都是闷声不吭把火气咽下去。

    我还能说什么呢?小孩已经道歉,不接受就是我刻薄了,我说了几句场面话,可还是半夜三更一边秃头一边想这茬,情绪控制我而不是我控制情绪,我被它支配了。我不痛恨犯错误而知道悔过的人,我痛恨不痛不痒代我原谅的人,站在一边代替我原谅了当事人,那我还能说什么?

   只希望有一天你们自己遇到这种事也能有人代替你轻易原谅吧!

评论(27)
热度(438)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