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禧年我刚出生,小姨以为是女孩,把手上戴的火油钻摘下来给我玩。”

    “嗯?然后呢。”楚云秀趴在床上心不在焉翻杂志,高跟鞋勾在脚尖上晃晃荡荡,张新杰走过去把它们脱下来,整整齐齐摆到了床头。

    “我发现不能吃,就从气窗扔了出去,掉在外面的草丛里。”

     “后来那里长出了一大棵木槿树,开红花,秋天结出一只火烈鸟。”

    楚云秀愣了一下,然后笑起来,蹬着床头柜滚了一圈,把下巴搁在张新杰膝盖上仰头看他:“那后来呢?”

    张新杰摘下眼镜放在床头柜上,低头亲了一下有点乱的刘海儿,壁钟显示十点五十,刚好够讲完这个睡前故事,他穿着家居拖鞋哒哒走开,半天手里捏了一个小盒子过来。

    “那只火烈鸟就是你,后来成了我女朋友。”他举起那颗火油钻戒指单膝跪下来:“明天可能会成为我太太。”

    他有点不好意思,又小声补充了一句:“还有五分钟就要十一点了,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评论(19)
热度(884)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