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支烟.上


◎合志稿。有点太长了,一次发不完,截开放出来。


  叶修有个小秘密,百分之九十八的人看过都哭了,原因是这个小秘密比较超自然,来源于小叶八岁带着弟弟站在亲戚家阳台登高望远捡石头砸对面住户的玻璃窗。

  是亲兄弟就要随时随地PK,就算砸玻璃也要比到底是谁效率高,叶秋从小比较单纯,但是营养过剩腿长跑得快,叶修坐在阳台摇摇椅上八风不动地心急如焚,在弹尽粮绝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刻掏了掏兜,然后摸出了一块儿鹅卵石。

  他想也没想抡胳膊就往外扔,一扔不得了,扔了几下才发现他右手边的裤兜好像能自己长鹅卵石出来似的,每次伸手进去摸都会有。不知情小叶真的惊了,回家立刻悄悄换下裤子拎着抖,居然怎么抖都抖不出东西,刚换上的裤子没兜,叶修于是摸了摸外套口袋,居然又掏出一块鹅卵石。

  叶修心里美滋滋,伸手一拽,居然又拽出了一本空白寒假作业。叶秋正当此时破门而入,看热闹不嫌事大尖叫一声明天开学了哥你怎么还没写作业!

  叶父叶母赏了叶修一顿竹板烧肉,打小孩下手其实倒没有多重,叶修趴在凳子上假哭,一边在心里寻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本来以为是那条裤子的问题,换了件衣服居然也适用,那应该是只要穿在身上就可以,难道还真是误打误撞捡着了超能力?

  这可真是惊天大挂啊。

  叶修沾沾自喜,批评教育结束之后迅速窜进房间详细研究新技能,可惜口袋好像真的没太大用处,想要游戏手柄摸出来根树杈,想要变形金刚摸出来一只摇头晃脑的布艺小兔子,叶修随手塞给了叶秋,满脸写满硬汉不屑。

  设定相当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但是后来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好像也还比较可以理解,让中二男孩满足了虚荣心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叶修心态蛮平和,也搞清楚了他这个万能口袋的操作方法,既然每次摸出来的东西都比想要的差一点,那多想一点不就是了?

  可惜空子不好钻,实践下来没几次成功,还有就是叶家实在也蛮算得上锦衣玉食,吃穿用度都没短缺,想要什么都能得到满足,特别用得着万能口袋的情况是不存在的,唯一一次真正派上用场是跟叶秋一起放学被混混堵了,叶修从兜里掏出什么扔什么,什么石头块儿铅笔头干面包片一把沙子,居然还兜头扔出了一条女式内裤。

  当哥的要断后,叶秋被赶着一边玩命跑路一边回头看他哥,看到那条粉红色裤衩飞出来的一刻对他哥的看法就有了本质上的改观,叶修百口莫辩,遂带弟弟去网吧打游戏体现男子气概。不打不知道,一打竟然是遇到他这辈子的劫数了。

  开玩笑的啦,哪有劫数那么夸张,指天是一帖迷魂汤,叶修灌下之后神魂颠倒,一心打算扑在这个叫荣耀的游戏上。叶秋是从小跟他哥就不一样,走的是规规矩矩好孩子路线,当下心里就有点儿未卜先知的忧虑,好像晓得他哥走的不是一条正道。那会儿电竞这个概念也还没出来,打游戏的就是打游戏的,实在很难跟出息联系在一块儿,叶修也未必就不知道这些,他心里一块儿明镜似的,可知道是一码事,在不在乎又还两说,叶修个子没大长,空长了一身说东偏要往西的倔驴脾气。

  那时候叶修是十四岁吧?身形刚窜起一截,胡茬子像雨后春草,鼻尖顶着一颗横行霸道的痘,还看得出是个半大小子,胳膊腿儿都细,吵架难有多大气势,想要气势就摔门,再就是离家出走,他头回离家出走是找了个网吧通宵,邻座哥们给了根烟提神,不知道怎么就抽上口了,打游戏以外更添一项抽烟,叶秋看着他哥这样觉得怕,又觉得实在羡慕,他哥是他从小到大想成为的模子,少年人的崇拜非常盲目,于是叶秋也收拾了行李离家出走,不过他心思细,准备的东西要比叶修齐全太多了,衣服要的,零花钱要的,哥哥给的小兔子也要带的。

  可惜叶修从小鸡贼,对自己这个弟弟的尿性又了如指掌,半夜起来拎了他的箱子就走了,他是熊心豹子胆当糖吃,要干就干大事。捅娄子也要捅最大的,离家出走当然不仅仅是离家那么简单,他随手一打车票直达杭州,坐在火车上觉得这真是远走高飞了,火车14小时,买的硬座,腿坠得都有点儿水肿,可叶修真是兴奋,漆皮箱子质量一流,夜里贴着小腿一片柔润的冰凉,于是更加睡不着,车窗外透进来的白光在眼皮上亮成鱼鳞似的一片片,下车就是崭新的地方,云头蘸在水里,金光滟滟,是个好兆头。年轻男孩儿嘛,都是精力旺盛又没心没肺的小畜生,离家万里这么大的事儿,轻飘飘荡过去就不再想,涉世未深毕竟单纯,总以为赤手空拳也能挖出坦途,真正一脚迈出家门才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儿,一是未成年压根找不到能来钱的活儿,手头紧,又找不到能落脚的地方,网吧里赖了几天,青春痘都多冒几颗出来,到第三天终于弹尽粮绝,吃盒饭都只敢要两个素的,口袋还有二十块钱,开台机子给人家打代练吧。

  说到这就不得不提一桩,同个军区大院里头王杰希也喜欢打荣耀,技术不错,不过互通有无这回事一贯只在中老年妇女之间发生,青春期小孩大多孤僻,尤其王杰希家教太严,成绩又好,绝少有机会跟叶家兄弟一起鬼混,王杰希还是吃饭的时候听讲的这事儿,本来嘛,小孩十三四岁刚有点叛逆的苗头,家长抓住叶修这种反面教材当然要趁机发散教育,王杰希也敷衍得全情全意,筷子挟着一块儿糖醋排骨拼命把脸往碗里埋,暑热里蒸汽很快把眉骨熏成一段潮热的红,眼角眉梢都还很羸弱,是个小男孩儿的样子。王父筷子尖儿敲敲白酒杯,也怕再讲下去反而起反面效果,眼尖看见苍蝇擦着窗户棂边上飞进来,在热气蒸腾里不厌其烦地嗡嗡嗡嗡,当下见苍蝇如见叶修,愈发觉得这小孩不是好鸟,报纸卷一筒追着打了半天。

  虽然讲一方有难八方点赞,但毕竟和叶修叶秋从小一起撒尿比远,还是炉子边上在排排蹲吃烤红薯的交情,该帮的忙就得悄悄摸摸的帮,听讲一叶之秋居然也开始接代练了,王杰希一马当先成为第一个客户,账号卡是随便拿的,男号拳法ID王百万,资料卡上填46,高大威猛,非常社会。可惜王杰希当时还是个比叶修低半头的矮子,攥着屁大点的苹果4发完消息就开始埋头写数学作业。那边叶修刚下了看场子的夜班,点头哈腰问老板怎么称呼,王杰希顶着一朵荷花的头像沉默了一会儿,打字过去,你就叫我王哥吧。

  刚好碰上叶家出了点事情,离家出走风波算不了了之,本来打算叶修没身份证黑户日子过不下去就自己回家,谁知他不光迅速找到了落脚的地方当网管,还被网吧认识的小兄弟捡着带回家了,日子顺风顺水非常滋润。

  当然啦,行走江湖要学会吹水,以上也只能当作吹水台词,半大孩子失去庇佑实在过得不太容易,变故波折林林总总两三年荡了个遍,万能口袋没起多大作用,但的的确确让没有谋生能力的少年人勉强活了下去,突然一天看上去像是熬到头了,要成立荣耀职业联盟,叶修和捡他回去的小兄弟苏沐秋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一时间只觉得前途一片敞亮。可正当这时候苏沐秋出了事儿,叶修毕竟年纪小,出了这种事情很难承受,何况苏沐秋实在是他离家后最亲近的人之一,手头上当时接的代练都推了,过了半个月才缓过劲来。

  王百万已经当了三年老客户,王杰希不怎么上这个号,用途就是扔给叶修代练再打钱过去,叶修心想觉得这老板真好宰啊,但这么长时间联系着,居然也跟这只老肥羊培养了点感情出来,半夜睡不着爬起来给王百万发消息唠嗑,说王哥啊,我们现在遇到了一个问题。

  王杰希这时候高一,手机已经更新换代了几拨,叶修那边还是电脑在线,他伸手摸了摸胳膊肘底下压着的草稿纸,慢腾腾回消息过去,说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之前怎么半个月都不在?

  问太多了。

  好在叶修没多想,只当是叔叔的关怀,从木板儿床上一骨碌爬起来,说我遇到一点事,我和一个朋友本来打算签同一个战队,但是这个朋友回老家了。

  打字的光标闪了一下,叶修接着讲:我要照顾他的妹妹,所以不知道是不是还应该走职业这条路。

  回老家是怎么回事王杰希心知肚明,苏沐秋不在,叶修一个半大孩子,要照顾另外一个小女孩,联盟早期根本不成气候,前途未卜,摊开来讲工资也不稳定,何况又出了这样的事,要再往下走,的确是冒险,可要是就这么放弃了,不要说叶修,他都觉得不甘心。

  这种事情询问一个中年男人的确是明智选择,但王杰希没有46岁,人情世故根本一知半解,手头还有半份第二天早上要交的黄冈大试卷,他斟酌了一会儿,决定避重就轻安慰一下叶修,说没事的,你去打职业联赛,顶多早期辛苦一点,不行就回来做代练,什么事情都会变好的。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说王哥你说得有道理,可是都三年了,你的技术一点也没变好啊。

  王百万:……

评论(10)
热度(551)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