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 幽暗深渊。




    开篇野菊阴沉冷涩,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漠感,焚香压抑神秘,像是毁人不倦来去无踪,也像是莫凡总不取下的兜帽,其实是一种隔绝自我的方式。

    不得不说这支香很有神秘感,首先联想到的是邓萨尼在《裴伽纳的诸神》之中写到命运之神和机遇之神在迷雾中掣签,以此来决定谁是游戏的掌控者,是这么一种迷雾重重的阴冷感觉。“时间终有一日会转头扑向它的主人,噬灭诸神。”

    在这样的迷雾中诸神和人类一并被时间创造又驱赶吞噬,土壤和树叶的气味都具有造物的气息,瑰丽奇诡如宏大史诗,而莫凡像是偷偷穿过人群的瘟疫,或是不期而遇的早晨与夜晚,他始终对一切冷眼旁观。

  “在他面前,一切都欣欣向荣,在他背后,万物凋零残破。“

    他是众神梦境的操控者,可紫罗兰的味道出现时就摇身一变成为温柔的孩童,眼神清澈稚嫩,偶尔非常孩子气,像是克苏鲁神话的作者,那个看似冷峻阴沉的洛夫克拉夫特,因为极其讨厌海鲜,幼稚的在作品里写了很多触手怪。

    冷淡旁观的毁人不倦是他,埋头吃瓜子速度很快的单纯年轻人也是他,都是莫凡呀。


评论(21)
热度(715)
  1. 山若玉簪江为带执笔行凶 转载了此文字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