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光。




◎错开零点高峰期提前庆祝。
◎我流励志小作文,意思不大,但还是要写,喻喻生日快乐,祝你的人生是美梦和热望,从此桥都坚固,路都光明。



     喻文州十七岁,大夏天里扣着太阳帽到楼下营业厅给宽带续费,真是热,日头大得像火笼,热浪劈头盖脸兜头往下倒,空气都烤得扭曲发虚,为了怕晒伤还不能痛快只穿短袖,白衬衫套在外头,汗得直往背上黏,树影子一重重,蝉鸣声浪也是一重重,很典型平凡的一个夏天午后,口袋还有预备买冰糕的五块钱。

     电信营业厅有空调哎,喉咙跑得火烧火燎,好险一步推开玻璃门窜进暑热之中勉强算得到凉意庇护的安全区,喻文州坐在椅子上排队,背靠着空调送风口,吹得头发丝和脚心都发凉,屁股往旁边挪个窝,额头眼角湿淋淋像长了苔,汗抹下一把又一把,终于喘过气。

     LED屏上头滚动小广告,荣耀嘛。

    其实听说过的,男生之间的话题无非就那几个,听得多了就算没玩过也知道这游戏有什么职业,他没打算玩,但也有心搜过一点好当谈资防止聊天插不上话,怎么广告居然打到电信营业厅。

    他心不在焉掏手机扫码交钱,指腹滑溜溜推着弹窗跑,续费宽带,赠品一桶油,居然还送了张账号卡。估计是荣耀和电信的联动活动,小鲜肉代言人在暑热里大门口的公共电视机上张牙舞爪——这就纯属是喻文州强行安上去的滤镜了,毕竟不管多好看的脸热天看上去也觉得蒸腾扭曲青面獠牙。

     就广告词他都会背:“这是一款你从没有体验过的全新游戏,只需要三分钟,你就会和我一样爱上这款游戏。”

    叛逆小喻不屑一顾,并且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实不相瞒,喻文州这种年纪,难免有一点怼天怼地,不过他成绩好,并且天赋异禀出人意表防不胜防的热爱学习,防不胜防到一个什么程度呢,手机电子书书架上居然塞满了TXT格式的复习资料,喻文州此人,学霸本霸,或者说其实还有点儿学婊的意思,这个年纪的小孩儿多半忙着装作好好学习,其实在书桌底下偷偷摸摸玩手机,喻文州不一样,他装作认认真真玩手机,其实一直在学习。

    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看上去毫不费力的天才嘛。

    学霸这种东西跟平常人不大一样,多半会有点儿偏激,喻文州也不例外,不过他的偏激比较含蓄,具体表现在心里悄悄咪咪的大肆发挥八百字驳论文,后来接触到了一个叫bilibili的网站才知道这叫弹幕,OK,喻文州就是这么一个内心弹幕内容丰富的小朋友。

      学习方面是用不着叛逆了,于是他那些没用在学习上面的叛逆点就成几何级数地堆在了其他方面,打个比方,他何止是不喜欢玩游戏,简直就是嫉游戏如仇,于是充宽带送的这张荣耀账号卡好巧不巧就撞在了叛逆男孩小喻的枪口上,喻文州叼着小人头形状的巧克力奶油冰棍冷笑一声,好啊!那我就体验三分钟。

    打脸速度快如暴雨梨花针,愤世嫉俗懵懂小少年喻文州还从未遭遇过社会毒打,如今噼里啪啦一顿彻底收拾得皮孩心服口服,网游是真的上瘾!他建了个术士号一玩玩了一暑假,故事讲到这就是亲眼见证了一位品学兼优好学生的堕落史,警示大家不要玩网游要好好学习,优秀公益广告,我给五颗星,但是事实仍然没有这么简单,我们喻文州就是这么一个玩游戏也一定会出类拔萃的小孩,在他十七岁的时候,高二下学期,喻文州跟家里摊牌说学我不想上了,让我去打游戏吧。

    正常不管哪个家庭出现这种情况首当其冲的解决方法肯定都是关起门来男女混合双打,但喻爸喻妈就是那种难能可贵讲道理的文化人,喻文州很优秀,到什么地方都会优秀,想打游戏就去打嘛,如果这条路是歧路,那过了一年他自己也就知道回头了。

     年轻人不在乎这一年两年,路还长得很,命还长得很,多得是走弯路的时间和机会,家里所有人都觉得去打游戏是浪掷,是需要包容的孩子的叛逆,喻文州不觉得,他去打游戏就跟他去学习是一样的道理,都要做到最好的。

     可是学习能够勤能补拙,荣耀却需要天赋,这整整一年他都过得不太好,手速带来的缺陷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训练营淘汰与家庭的双重压力,他终于明白自己并不是黄少天那样的天才,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平等的天赋,但路走到今天一步一步都是他自己踏出来的,怎么可能说回头就回头?

    过去十七年他都过于优秀,从来和吊车尾这样的称谓无缘,但事到如今再回想居然也有一种苦中作乐的自嘲,吊车尾又怎样,还不是一直坚持到了最后么。如果不能在天赋方面强过所有人,那就努力过所有人,这是他最擅长的嘛!

    如果说十七岁夏天喻文州贪空调房的凉一脚踩进了荣耀,那十八岁的夏天他遇到最好的转机就是黄少天递过来的北冰洋橘子汽水,训练室装修翻新过换了新的窗户,黄少天站在那伸出一只手,碎冰撞在易拉罐壁上就像一场夏日疾雨,骄傲明亮的天才手心一样汗湿,是少年的体温和热度,这之后他们成为一生知己,托付信任和后背,永远相互倚仗,彼此都成为对方的铠甲,喻文州也得到了一扇新的窗户,有光照进来,他要抓住光。

     喻文州变得平和太多了,剥离冗余的怀疑和试探,踟蹰和不甘愿,他走上的是一条绝对坚固和稳定的道路,路途宽敞方向明确,就这么一直走下去,有山重水尽,也一定会有柳暗花明。

    他十八岁,要过生日了,就在今天。外头客厅里是他未来的队友,穿着裤衩汗衫一起坐在床上玩扑克,被单拧着压在屁股底下,吵吵嚷嚷,每一张脸都年轻鲜活饱含热望,仿佛抓住光。

    当然可以,他们还有很多年,可以一起往前走,可以抓住光。








评论(63)
热度(2565)
  1. solo执笔行凶 转载了此文字
    !!!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