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艮第红.2

前文:1

  黄少天关门回房,咣当一声,脾气不小,喻文州倒像进了自己家,后脚跟进来顺手收拾了他堆在门口的快递盒,卡宴鸠占鹊巢,就近停在黄少天家的车位里头,其实停在哪都无所谓,也是雨下得大了,保安不会特地出来看,不过喻文州遵纪守法,到底还是规规矩矩倒车停好了才进门。

  大门口扔了一块地毯,为的是把鞋底的水蹭干了再进门,黄少天仗着是自己家,运动鞋东一只西一只,趿了一双拖鞋就直奔楼上自己房间,这会儿已经反锁了门,里头音效叽叽咕咕传出来,不知道是在打什么游戏。敲门声响了三下,喻文州好像耐心极其有限,衬衫袖子浸满潮气,连带着他整个人都有点反常,知道黄少天是在闹脾气,也不多在这一点上纠缠,自己掏钥匙把房间门打开。黄少天刚踩在地板上跑到门口预备开门,喻文州就已经不请自来了,他看着门缝里露出来的那半张脸又开始来气,喻文州永远掌握一切,连他的房门钥匙都配了,什么时候的事?他又何必做到这一步?

  雨好像是停了一会儿,进门的功夫又开始打雷带闪往下浇,飘窗没关上,搁着的一片小竹编凉席也被雨丝儿撩着了,半干不潮的,黄少天腿根儿蹭上去,已经没地方退了。夏夜溽热,连带喻文州的面孔都从平常的寡淡神情里挣脱出来,他不动声色,眼睫在暖黄的壁灯下蝉翼一样低垂,呼吸潮湿,有一种近乎阴郁的英俊,像是完全没感知到黄少天不想和他同处一室的意思,径直坐到床边上招了招手:“过来。”

  黄少天又觉得看不懂他是什么意思了,手机就搁在床垫上,跟上面铺着的凉席一块儿震了震,花花绿绿的,还是游戏的界面。喻文州伸手拿起来看了一眼,简直不知道他怎么能做得这么理所应当!黄少天今天晚上的气闷终于在这个时候到达顶峰,他一边是气,一边心里发慌,想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高高瘦瘦一个大小伙子一跤滑过去,将将扶着椅背站稳,喻文州也已经关了游戏看见锁屏壁纸,毫无意外,当然是他的照片。这一出其实没什么意思,也俗,青春校园剧常有桥段,无非就是暗恋么,仔细琢磨起来还挺青涩动人,只可惜一点,喻文州是个男人,黄少天也是,那些青涩动人就全在这点儿可惜里灰飞烟灭地散了,他看着长大的小男孩儿居然暗恋他,这叫什么事?不是搞笑吗。

  他没功夫跟黄少天纠缠这些,倒也没觉得讨厌,顶多是心里感觉有点奇怪,一晚上折腾到现在九点多钟,喻文州明眼望见过,知道黄少天书包里应该还塞着两张英文卷子,虽然黄少天平常成绩都还不错,但作业不大爱写,女班主任三天两头找他这个算不上家长的家长告状。喻文州垂了垂眼,表情淡淡地把手机倒扣过来放在了桌上,起身关窗户之前叩叩桌子,说:“先把作业拿出来写了。”

  黄少天这下真的要发脾气,他本来心里就堵,想顺手把一桌书瞎推到地上,又觉得跌份儿,没必要!索性咬开笔帽写卷子,横竖是他家,看谁横得过谁。写两笔觉得烦得很,好在书桌面光溜溜的,手肘贴上去还有点夏天难得的凉意,喻文州这会儿已经轻车熟路进了卫生间,衣柜底下的确有他的睡衣,和黄少天身上那套款式一样。

  奇了,我怎么也在想这种问题?喻文州撩开刘海一额头的汗,冲把脸才觉得脑子终于清醒不少,也不再想有的没的。房间里的确是太闷了,淋湿一条衣袖的衬衣都被体温烘干大半,他一边解扣子一边开了淋浴,单面磨砂玻璃影影绰绰,望得见黄少天弓着腰趴在桌子面前写作业,后脑勺的头发毛毛糙糙翘起来,稚气未干,还是个小孩子,可是小孩子的心思已经这么多了,不光想着谈情说爱,竟然还把主意往他身上打。喻文州也搞不懂了,邻居而已,他哪怕真要关上门不管也没人说得出一句什么,他何苦非要担着这份吃力不讨好的活儿呢,带儿子似的。

  他是从小聪明,多智近妖,不爱上当。就连高中的时候高年级学姐哄着他上体育器材室干那档子事儿也没上套过,大学之后也交过女朋友,往往非常短暂,一两个月的样子他就厌倦,人的厚度只有那么一点,一旦全部了解了好像就再没有什么可探究的,相应的也就失去吸引力,何况恋爱中的女孩儿总愿意一股脑的把自己的事儿塞出去,无论是爱意还是记忆,或者是其他更物质或具象化在肉体上的,喻文州通通拒绝。他那么英俊温柔富有才华甚至多金,可他没有研究过爱情,他和女孩儿们维系一种关系,因为他觉得这是正常的,应该要经历的,却不是必要的。

  爱意从来不是必需品,而是荷尔蒙构成的幻觉,一种高级排遣。

  黄少天却不是这样,他好像一座躁动的活火山,爱和热忱在他的血脉里奔流,寻求一个突破口,因此也喜欢打篮球,无节制的饮食和玩乐,轻易将喜欢和愤怒盖棺定论,他才多大呀,17岁,已经觉得自己能够定义很多事,就算甚至难以定义自己,可毕竟已经已经远远触摸到爱神的裙角。而喻文州在这方面的经验之谈像蜃气楼阁,平原上的沙尘暴,淋浴里四散喷溅的水珠,轻易就消散了,睡衣三两下穿起来,他偏头望一眼梳洗台上的镜子,竟然有点难得的懵懂,黄少天余光一闪,努力做出一副没在偷瞄的样子,刚想起来之前冲澡换下来的衣服还扔在卫生间里,喻文州已经走到他旁边,浑身湿漉漉的水汽,浴巾垂下来,连同他换下来的衬衫和黄少天的衣裤被一并塞进洗衣机,看样子是打算把两条内裤也洗了。

  怎么有这种人间地狱,黄少天写着英语卷子神游天外,心想谈情谈不成,文州哥只有打扫卫生和检查他作业还比较积极。

评论(10)
热度(390)
© 执笔行凶 / Powered by LOFTER